厦门法网球迷讨论群

年纪轻轻不努力,就想凭一张脸和肚子里的孩子上位…

金华19楼2021-09-13 14:26:50

粉粉嫩嫩的19楼小说来啦!一键加书架,海量好书等你来!

书城进入方式:扫描下方二维码

搜索下方书名,就可以愉快地看书啦~

《重生之执手相依》



话不多说,下面先奉上几段让各位看官一睹为快


01

那年初夏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窗户照射在一个面容姣好的女子身上。女子约莫十七八的年纪吗,肚子却已经微微凸起,看样子应该怀孕四五个月了。

门外传来敲门声,是一个清脆的女孩的声音:“素素,起来了没?”

床上的女子翻了个身,下意识的应了一句:“恩,就起来。”

说着,闭着眼,迷迷瞪瞪的开始寻找衣服。

摸索了好一会儿却没找到衣服,她这才感觉到不对,睁开眼,望向这个狭小的房间。

这?是老家?可是老房子不是在十几年前就拆了吗?怎么还在?

床上的女子一个激灵,这才完全清醒过来。看着面前这个不到十平方的小房间,有一瞬间的愣神。有什么突破了记忆的囚笼,跑了出来……

闭上眼,她的思绪慢慢回笼。

床上的女子脸上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她低低的笑着。呵呵,重生?还是重生在了这个时候?老天为什么要这样玩她?早不重生晚不重生,非要重生在她结婚的这一天?

笑着笑着,她,却掩面哭了起来。

她叫林素,出生于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里,她前面还有一个哥哥,比她大10岁。

林素从小学习成绩虽然不是顶尖的,却也属于中上游。高一那年迷上了言情小说,从此学习一落千丈。

为此事,可愁坏了林父林母,可是这女儿打也打了,骂也骂了,女儿依旧我行我素。

为这事林素差点和林父林母闹翻,最后,还是在外上班的哥哥发话了,他为了此事特地回了一趟家。

和林素进行了一番深入的交流。他告诉林素,看小说可以,他甚至可以买一部手机给她专门看小说,但是他要求林素在家要做个好女儿,学习成绩可以差,专业课程成绩必须上去,不求她以第一名考入名牌大学,但求能够顺顺利利毕业。

林素答应了,林家哥哥林凡也很爽快的给林素买了部手机。又让林素去和二老道歉。林素虽然心不甘情不愿,但是说到就要做到,乖乖的向自家老爸老妈道歉了。

林素是林父林母老来女,一家人自然疼爱异常。林父林母也后悔先前责骂重了,见女儿乖乖道歉了,哪还有怪罪的道理。自然是搂在怀里心肝宝贝的嚷着了。

林凡在旁边看着,摸了摸林素的头,语重深长:“你可以学习不好,你可以爱看小说,你甚至可以辍学,但是,你绝对不能不孝顺爸妈!”

林父林母这一辈子吃了很多苦,从小家中就不富裕,为了能供的起两个儿女读书,两人更是不分昼夜的面朝黄土背朝天,大半辈子都在地里忙活着。省吃俭用,只为儿女能有个好将来!

林凡将这一切看着眼中,他比林素大10岁,经历的苦比林素多的多。所以他懂的感恩。林素出生时家里虽然日子依旧不好过,但是有村/政/府的低保补贴,再加上他学校又一直是学校前三,能拿些奖学金,她和他比起来简直是一个天一个地了。

林凡在N市的一家上市公司上班,职位是总经理助理。公司业务繁忙,他一年到头几乎回不了几次家。这次却因为自家妹妹的事情特地和领导请了一天假回来。

后面的日子,林素就乖很多了。虽然看小说,虽然学习成绩不怎么样,但是每周都会回家帮林母做些力所能及的家务活。

可是林素却怎么也没想到看小说会害了的她连家都回不了!

那时候总裁文很流行。霸道、痴情、冷酷……等等无数种类型的总裁文。女主总是无权无势,通过某些方式认识了男主,然后展开一段浪漫的爱情之旅。

她最喜欢的就是先怀孕后恋爱的419总裁文。

那时候年少呵,哪里懂什么爱恨情仇?以为那便是爱情,于是就那么踏进去了。

林素的从初三开始,每年寒暑假都会去N市的一家高级音乐会所做服务生。她总幻想着自己会像那些小说女主一样遇到属于她的白马王子。

从初三到高三,都在这家会所做服务生。要不怎么说无巧不成书呢。她真的在这里遇到了一个心目中的白马王子。

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她刚刚上班,就在会所门口遇到了他!

他那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浓密的眉毛叛逆地稍稍向上扬起,长而微卷的睫毛下,幽暗深邃的冰冷眸子,不带一丝感情的注视着他人。如果是现在的她,她会明白,那种眼神名为无情!

可惜,当年的她很幼稚,觉得那是小说男主应有的样貌。

后来的剧情,就像小说一样狗血。

他不是这里的常客,但是最近因为一笔项目,要在这里谈,所以来的勤了些。

他的客户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就如小说里写的,那女人对他不怀好意,在他的酒水下了药……

后来啊,后来,自然是她爬了他的床,而且还有了孩子。

男方的父母很负责,说是既然有了孩子那就当我们的儿媳妇吧。

天知道那时候的她是多么的兴奋,怀着孩子,整夜整夜的睡不着。不顾哥哥恨铁不成钢的眼神,不理会母亲和父亲发白的头发,一心等着他来娶她。

后来,他真的来了,豪华的婚礼车队,奢华的酒宴,昂贵的婚纱,精美的首饰……

这一切的一切迷了她的眼,乱了她的心……

可是,他对她也仅限于如此,其他?别奢望了。

新婚夜,他连人影都没出现。婆婆说,举行完婚礼他便飞往A国了,那边的公司出了点状况,他必须连夜去处理。

接下来的十年,她都是在等待中度过。

从孩子出生到成长,他都没接触过,连生产那天都是公公婆婆来陪她。

公公婆婆对她很好,可谓是千依百顺,可是。这都不是她想要的。她要的是他的爱啊!

十二年,整整十二年,他们两个就像陌生人一样,连面都没见过一次。

他不是在A国没回来,而是回来了,而且就在N市,可是就是不愿意见她!

她得知这个消息,十八九岁的妙龄少女去他公司堵人,却一直被前台以‘总裁出去了’‘请问您有没有预约’之类的话挡了回去。

她那时候像个疯子一样在公司大喊“我是他老婆,我见他还需要什么预约?”

那时候他站住电梯口,头都没抬一下,薄凉的唇只吐出三个字——“轰出去!”

那一刻,她真的觉得天地都塌了。

前三年,她怨着闹着,连孩子都扔在一边都不管,只顾着自怜自哀。

中间的五年,她想,是不是她足够强大了就可以站在他身边了?于是她如同一块海绵一样开始吸收知识。父亲重病在床了她也不管,连哥哥那失望的眼神都忽略了。

最后的四年,她在婆婆的资助下开了公司,效益也很好,可是,有一次去婆婆家,看到自家孩子望着自己那陌生的眼神。她终于知道自己似乎错过了什么。

她最终还是没能挽回他的心,不仅如此,连自己的孩子都把她当做陌生人。

当年父亲重病在床,哥哥曾经来找过她,她却无视了,那时候,她哥哥威胁她,你若不回去,那便永远不要回去!

她以为那只是哥哥让她回去的手段。可是她却忘了,父母,是哥哥的逆鳞。

她最后,连那个唯一的家都回不去了……

她扔了亲情,扔了友情,扔了儿女情,最终却也没换来她想要的爱情。

她想,她这一生真的够失败的。

第十三年新年钟声敲响的那一天,她吞了安眠药,自杀了。

那时候她就想,下辈子一定不要生在现代,她宁愿生在古代做一个闺阁女子,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然后天作姻缘,未曾见面的新郎驾马而来,红袍金冠,将她迎娶归家……


02

可惜,老天爷不长眼啊,她,竟然重生了,而且还是重生回了结婚那一天。

先前叫她的那个女声她记得,那时她小学的同学,李沁。

她从小学开始就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被班上同学排挤,只有李沁不顾其他同学的反对和她走的很近。

其实,当年之所以会陷入言情小说中不可自拔,一大部分的原因便是学校的同学。

从小学到高中,她永远都是被排挤的那个,没有原因,没有理由。愿意和她一起玩的女生寥寥无几。后来,她才知道,有种人,叫狗眼看人低,看不起你的家庭,看不起你的人!有种情绪,叫嫉妒,林家是小村子里有名的贫困户,却养出了考上名牌大学的儿子,年年领奖学金,一毕业便在N市找了份好工作,怎么能不让人嫉妒?

后来,她沉浸在小说的世界里,便也不在乎她们怎么对她了。

讽刺的是,这场婚礼,那些所谓的同学倒是都来了呢。

林素仔细端详着梳妆镜中的自己。

顾盼生姿的凤眼,小巧的琼鼻,粉嫩似婴儿的樱唇,一头乌黑油亮的长发,明眸皓齿,容颜倾城……

林素伸出手,指着镜中的人,低笑“你,真是美人呢?才17岁就长的这么勾人。难怪小小年纪就起了不该有的心思。”

她的芊芊素手轻轻划过那光滑的镜面,望着镜中的人,却忽然落下泪来。

是啊,她从小就是一个美人胚子。所以才对所谓的小说情节有所幻想,她有那资本。可是现实狠狠的扇了她一巴掌。

容貌艳丽又如何?他连看都懒的看一眼!她和他在一起十二年,他连他们新房的门都没进过!

她的手描绘着镜中人的轮廓,轻声低喃:“林素,你已经错了一次了,不能再错第二次,人的一生不是靠着爱情活的。你有疼你的家人,爱你的朋友。还有……”她的手抚上自己微凸的小腹,目光坚定“还有你的孩子!”

“素素,别睡啦,赶紧起来,要不来不及了!”李沁敲了敲门,言语里带着可见的焦急。

林素吸了吸鼻子,清了清嗓子,朝门外喊道:“知道了,我穿下衣服就出来。”

“那你快点啊,我和燕儿都在外面等着呢。”

林素不再说话,从旁边的抽纸盒里抽了几张纸,快速擦去脸上的泪水,然后随便找了一条裙子穿上。开门,笑迎朝阳!

“你可算出来了,我和燕儿都等了半小时了。”娇俏的少女从旁边的椅子上站起来,朝房门口的林素抱怨。

“好啦,你少说两句,素素肯定昨晚没睡好,你看看她的眼睛。”坐在李沁旁边的陈燕站了起来,扯了扯李沁的衣角,责备的瞪着李沁,然后走到林素旁边,整了整她凌乱的衣摆,牵着她。

李沁讪讪的,也走到她身边,与陈燕一起牵着她往大厅走。

李沁,从小学到高中,就一直护着她,把她当妹妹一样疼着;陈燕,她的初中同学,高中同桌。是她最好的闺蜜。

看着身边的两人,她红了眼。前世,她从嫁给他起,就再也没有和她们二人联系过,连二人嫁人了她也都没去参加婚宴。现在想来,那时候的自己真的够蠢的呢。

三人到了前厅,林素看到坐在高堂之上的父母时,泪,满眶。

她吸了吸鼻子,抬头。

林凡见到林素进来,走到她身边,摸了摸她的头:“我们家素素长大了……”

“哥……”林素的泪再也抑制不住,扑到他怀里放声痛哭。林凡的手尴尬的张在半空中,最后还是抚上了她的背,轻柔的拍着。

十三年啊!她就这么将所有人都扔到了一边啊!最终弄的一无所有,真可谓是自作自受啊!

她从出门那一刻就决定了,这一辈子,再也不追求什么狗屁爱情了!她要牢牢抓住属于她的幸福!她这辈子,亲情、友情、儿女情一个都不能少。她要创造属于她一个人的幸福!

进了大厅,林凡扶着林素在梳妆台前坐下,一个约五十来岁的妇女拿了一把古老的木梳在她的头上梳着。

林素认得,那是她的大舅妈,上有父母,下有儿女,夫妻恩爱,就是所谓的全福人!

一边梳还一边喊着吉祥话。

“一梳梳到尾,”

“好啊”旁边众人大声合着。

“二梳白发齐眉,”

“好啊”

“三梳儿孙满地”

“好啊”

梳完这三下,站在一旁的化妆师才过来给林素化妆。

林素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嘴角扯出一个微笑的弧度。

接下来又有许多农村特有的婚嫁习俗。

苏家的两位老人真的很和蔼,当年自己做出那么多出格的事情他们也都没说什么。

对于这次婚礼,他们更是放下了公司的所有事物,从一个月前就开始操/办所有事宜。甚至为了体谅她,还将酒席办在了离本村不远的L市,而非N市。

定酒宴、定婚纱、定车队、写请帖……等等所有事情他们都是亲力亲为,不经手他人。

梳完妆,林素回房换上那件白色的,价值千万的婚纱,旁边的助理给她戴上精美的首饰。

换完衣服,她便是坐在床上等新郎来接了。

吉时是下午5点,老家去L市要半小时,也就是说,新郎的婚车应该会在4点左右到达。

林素坐在床上玩手机。门外传来礼炮声。李沁和陈燕急急忙忙走了进来,一把夺过她手中的手机,放下头纱,搀扶着她向门外走去。

“婚车到了?”林素顺从的起身,眼中的笑意少的可怜。

李沁和陈燕牵着她向客厅走去。从大门到她的房间都铺上的厚厚的红地毯。脚踩在上面,软软的,很舒服。

父母堂前坐,女儿拜其养育恩。

一拜父母养育恩,不孝女儿将远嫁,父母养儿空指望。

林素提起婚纱,直挺挺的跪下,俯身,以手遮额,叩拜。爸妈,女儿不孝,再次离你们远嫁了!

二拜父母爱女情,一尺五寸把儿养,移干就湿苦非常。

林素起身,再拜。爸妈,劳您二老多年的教养,不孝女儿对不起二老。

三拜父母儿将离,劳心费力成虚恍,枉自爹娘苦一场。

林素起身,泪流满面,最后一拜。爸妈,您二老放心。你们的女儿再也不是那个无知少女。未来的路,女儿知道该怎么走!

叩拜完,林素却怎么也起不来,李沁和陈燕上前搀扶,这才发现,林素的妆早已经哭花了。

林母看到自家女儿哭的那么伤心,也不由悲从中来。她的女儿才17岁啊,高中还没毕业,便已经嫁为人妇了,而且是远嫁N市,在她的观念中,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再回娘家便没有那么方便了。

将女儿抱到怀里,林母失声痛哭。林父也在一旁偷偷的擦眼睛。一家四口,唯有林凡还镇定点,将林素搀扶到一边,叫来化妆师重新补妆。

“吉时到了,新娘该出门啦!”门外传来喜娘的声音。

化妆师快速给林素补好妆,李沁和陈燕搀扶着林素走到大门口。林凡已经站在门口正中央了,见林素出来,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向她伸出手。

林素将手里的捧花递给李沁,然后缓缓走到林凡身边,双手搂住他的颈,一声惊呼,林凡牢牢的将林素搂到了怀里。

按照习俗,哥哥应该是背着妹妹出门的,但是考虑到自家妹妹有孕在身,他干脆一个公主抱,将林素抱到怀里。

婚车停在十多米开外的草坪上。陈燕撑着一把红伞遮在林素头上。

直到坐到了车里,陈燕才将伞收起来,打开另一边的车门上车。

林凡将林素,放下,正想起身,却发现衣角被妹妹抓住了。

他回头,就看到自己妹妹红通通的眼里全是哀求。

林凡笑,想揉揉她的脑袋,却发现她梳着新娘妆,发型完全被固定了。

他的手半路改道,捏了捏妹妹的脸,柔声:“别怕,一切有哥哥在。”

林素这才缓缓的放开手,点点头,破涕为笑。望着哥哥远去的背影,垂下眼睑。前世,哥哥那严厉的脸历历在目。

他说,林素,爸爸病了,你回来看看吧。那时候,她在公司加班,将哥哥的电话扔到一边。

他说,林素,爸爸要做手术,医生说手术风险很大,他想见你一面。那时候,她在学怎么做菜,根本没将哥哥的话听进耳里。

他说,林素,爸爸的手术做了一天一夜,差点就失败了,你知道吗?

他说,林素,从今以后,你再也不是我林凡的妹妹!那时候,她遇到了他,高兴的和一个疯子一样,完全没注意到哥哥的短信。

后来,她觉得生无可恋了,回到老家,看到的是哥哥冷漠无情的脸,他说,林素,我们林家没有你这样的女儿!

思绪从回忆中抽离,她望着远去的林凡,心里对自己说,林素,这辈子你谁都能负,就是不能负爱你的人!


03

苏家很有钱,这是前世林素嫁到他们家便知道的一件事。

苏家世代从商,到苏父这一代已经是第四代了。人说,富不过三代,但是苏父却用他的手证明了没什么不可能。苏家有四兄弟,苏父排名老幺。三兄弟兄友弟恭的同时,更是将这个弟弟宠上了天,要星星不给月亮,要现金不给银行卡。在这种溺爱下没长歪也说明了苏家的家教。

苏家三兄弟,每人手里都有七八个公司要打理,就期盼着自家小弟长大能帮衬一二,但是苏父却出乎他们意料的出国留学了,回来时带回了苏母和一个三岁的小娃娃,还自家建立了一家娱乐公司。将苏家三个哥哥气的半死!

话虽如此,但是,对于自家最疼爱的弟弟,肯定是能帮则帮不是?不出三年,苏父的娱乐公司便跻身全国前十了。经过多年的苦心经营,苏父又开了几家传媒公司。苏家的三兄弟更是哀怨异常了,以为将小弟的公司带上去了,他就会乖乖的回来继承家业,没想到还是失算了。

因为考虑到林素的亲戚朋友都在老家这边,苏父特地将婚礼的举行地点改成了离林素老家最近的L市。

L市不大,为了找到一个合适的举办婚宴的地方,可累坏了苏父,最终选定了L市的一家四星级酒店,这是L市规模最大,也是最奢华的酒店了。

清一色的保时捷轿跑,足足50辆,每辆车的车头都摆着鲜花,这是专门安排来接送给林素在老家的亲戚朋友的。最前端,是一辆红色的劳斯莱斯。

林素前世看到这些车的时候都傻了,她从来没想过自己要嫁的人竟然真的那么富有。

现在,林素坐在车里,表示很淡定。豪车什么的,那不也是给人坐的么?这不就一昂贵的交通工具罢了,在她看来,这和十几万的家用轿车也没什么区别嘛,空间还比十几万的小好多。

下午5点,迎亲车队准时到达L市阳光大酒店。

听说,今天这家酒店都被苏家包下来了。

林素到的时候,司机师傅差点没找到停车位。

酒店的地下停车场全部停满了豪车,最后地下在停车场绕了一圈,林素说直接停酒店大门口更好。司机师傅这才一拍大腿,表示同意。

对啊,刚好让新郎来门口接人就好了啊。说着,司机师傅给楼上打了个电话,很快,迎亲的红地毯就从二楼楼梯铺了下来,直达酒店大门口。

李沁和陈燕下车,一个撑开红伞,一个搀扶着林素,下车。

林素打开车门,望着记者云集的酒店大门,下意识的露出一个标准的微笑。

林素身后出现三条黑线,自己都把前世的习惯带过来了啊?

前世,前世呵,林素抓紧了自己的裙摆。前世自己傻啊,去他公司大吵大闹,不但惹来他的厌弃,还惹来了无数的记者。那些人,幸灾乐祸,看着自己的笑话,以自己为头条,赚的盆满钵满。

林素抬头,双眼微眯,像只慵懒的猫。

前世,她都不记得自己上了多少次娱乐头条了,也忘了为什么会上头条了。

她笑着,伸手抓着自己的裙摆,案首挺胸的向酒店走去。

门口,一个高大英俊的男子身穿黑西装,手里捧着陈燕递给他的玫瑰花,就那么静静的站着。

林素有那么一瞬间的晃神,似乎他……真的是她的归宿……

不过那也只是一瞬间,她走到他面前,冲他露出一个标准的微笑,眼里却带着疏离。

男子没说话,牵起她的手便往二楼走去。

她顺从的跟随着他的脚步,护着肚子,一步一步的向上走。

二楼,男方亲友这边已经坐满了人,女方的亲友了陆陆续续到位了。随着结婚进行曲的音乐响起,他牵着她,一步一步,迈着红地毯,向中央走去。

她微笑着,高昂着头,迈着优雅的淑女步,跟在他身边。顺利的走到了大厅中央。没有发生像前世一样的情况,走到一半被婚纱绊倒,差点摔了个狗啃泥。

接下来就是很俗套的结婚环节了,交换了戒指,因为她怀有身孕,司仪也不敢开什么玩笑,按照正常的流程走完,李沁和陈燕带着她去6楼的新房换敬酒服。

鲜艳的红色,绣着五彩的凤凰,裙摆用红线勾出一朵朵牡丹,在灯光下若隐若现,很是美丽。

她在李沁的帮助下,脱下沉重的白婚纱,换上红色的敬酒服,穿上同款的绣花鞋。

发髻也在化妆师的巧手下变成了古代新娘的发髻,鬓边还插着几个金步摇,缀着红色的流苏。

林素摸了摸自己的脸,这是一张没有遭受化妆品侵蚀的脸,嫩的好似鸡蛋,很是光滑,上面几乎看不到什么毛孔。

她失笑,自己的父母都是庄稼人,却不知怎么的,生了一个俊美无双的哥哥,又生了个风华绝代的自己。

换好衣服,趁着化妆师补妆的功夫,李沁用手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语气里全是激动:“哇,真没想到素素的老公这么有钱耶,保时捷耶,我只在电视里见过的。”

陈燕似乎也有些难以接受,摸了摸自己砰砰乱跳的心。今天素素的婚礼带给她的冲击太大了。

给自己倒了杯水,又给李沁和林素也倒了杯,递给二人,自己喝了一口,看了看林素,眼里全是担忧:“恩,我也没想到,可是,这种家庭,素素适应的来吗?”

化妆师在给林素补妆,她不敢转头,嘴角勾起一个微笑的弧度,看着镜中的二人,她们摆摆手:“没事的,N市离老家虽然远,来回也不过半天时间,我要是有什么不顺心的事情,回来还是可以做到的。你们就不用为我/操心了,你们该想想等高考分数下来,你们报什么志愿吧!”

李沁闻言,秀美的柳叶眉皱到了一起,咚的一声将纸杯放到桌子上,坐到一旁声闷气,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尖叫:“啊啊啊!为什么N市的大学分数线那么高?要不然我就直接考N市去了!这样也能和素素有个伴!”

陈燕闻言也不说话了,她也是这个想法,但是她和李沁的成绩只属于中上游水平,而N市又是著名的省会城市,一本大学的录取线高的吓人。她们两个考上的几率低的可怜。

林素笑而不语,她不是不能将两人弄到N市去读大学。而是她不能那么自私,她们二人的家人、朋友都在L市,就连将来的恋人也都在L市的A大,她不能为了自己的一己之私,就将两人带到N市那个人不生地不熟的地方去。

化妆师补好了妆,林素从椅子上站起,走到二人身边,一只手拉一个,冲她们微笑:“好啦,不就是四年的大学嘛,我们这么年轻,不差这四年啦,再说了,我到时候不是可以回来找你们玩嘛!”

林素由和她们聊了许久,直到司仪上来说要敬酒了,林素才拉着二人下楼。

一群人,苏父苏母,还有他,带着她在亲戚间穿梭。后面还跟着李沁和陈燕,一人手里拿着托盘,一人手里拿着果汁。托盘是放见面礼的,果汁是给林素敬酒的,她怀有身孕,不能喝酒,就以茶代酒了。

“这是大伯,大伯母”苏母指着坐在主位上的一男一女向林素介绍。

林素乖巧的问了好,收到两个红包,那是给她和他的。林素伸手接过,摸了摸,很轻,里面放的是银行卡。她转身将红包放到李沁的托盘里。

“这就是小堂嫂?好年轻,感觉比我还小。”林素举目望去,是坐在大伯母旁边的一个女孩子。

林素笑:“我比可曦你大一岁呢。”

坐上的女孩子睁大了眼,歪着脑袋问自己的母亲:“妈妈,堂嫂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朱静怡也好奇,眼睛瞄到女儿还没来的急换下的校服时恍然大悟,伸手指了指她的胸卡,笑:“你这不是写着嘛。”

苏可曦瞄了瞄自己的胸卡,冲着林素傻笑:“嘿嘿,堂嫂不止人长的漂亮,观察还那么仔细。”

林素笑而不语,也许是苏家的家教问题,苏家的每一个人都很好相处,她也和每个人都处的很好。除了……他。

苏母又依次给她介绍了苏家的其他人。林素一一问好,收获无数的银行卡。

接着,苏母又带着她每桌都走了一遍,这里面有明星,有政客,当然,更多的是苏氏商场上的朋友。

六十多桌酒敬下来,林素不仅腿酸,手也酸的要命。但是她咬牙坚持下来了。

敬完酒,她拉着陈燕和李沁在主桌上坐下来。菜都上了大半了,李沁替林素夹了几个比较清爽的菜肴。林素自从怀孕后就见不到荤腥,肉是一点都不碰的。

婚宴的菜都比较油腻,陈燕去水果间拿了一盘水果沙拉,放在林素面前。

林素朝陈燕笑笑,拿着勺子开始舀沙拉。

苏父苏母也回到了主桌上,唯独,她的身边少了个人。

苏母有点尴尬,迟疑的看着林素,开口:“素素啊,A国那边的生意出了点问题,逸夏刚刚开车去飞机场了。”

林素还是保持着得体的笑容,点头表示理解,温声细语道:“我明白的,没关系的,晚上宝宝比较吵,和他睡我也怕吵到他。”

苏母拍了拍她的肩,眼里全是爱怜。她知道自己的儿子在想什么。

他是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一个28岁的男人竟然会被一个17岁的小女孩算计了。

苏母当初得知这个消息,心里虽然有点不悦,但是更多的是对新生命的渴望。

她的儿子不小了,已经28岁了,可是除了已经分手的初恋就再也没有谈过恋爱了。连亲密女伴都没有,她和老公在家里干着急却拿这个从小就很有主见的儿子没辙。


更多活动信息,更多好书推荐

尽请关注九阅官方微信:19楼小说(best_read)

乖,扫一下~o(*≧▽≦)ツ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