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法网球迷讨论群

女人这三个地方张痣,花心成性,普遍有二婚命

女人都爱看2021-10-08 07:47:18

女人都爱看
点击右边小绿格,关注我哦!

雨夜沉沉,风与雷电嘶啸。

穆家公寓里,曲筱然跪在地上,紧紧抱住丈夫穆秦深的腿。

“秦深,我求求你放过安然,他才八岁,还只是个孩子......”

刘海被汗水濡湿,衣衫凌乱,曲筱然像个疯子。

穆秦深看了她一眼,神色冷峻,一脚将她踢开。

“能为我儿子捐肾,这是他的福气。”

曲筱然心如刀绞,他竟然要她弟弟去给他的私生子捐肾!

“不可以,安然车祸后只有一个肾了,他会死的!”

女人再次抱住他的脚,眼泪滴落在皮鞋上,她大声哭求。

“穆秦深你不能这样,你生日他还给你准备手工礼物,为你唱歌......五年了就算他是一条狗,你也该有了感情,你怎么能这么对他?你放过他,我求求你了......”

穆秦深的身体轻微颤动了下,眼中划过不忍。

但很快他抿唇抽回脚,女人扑倒在地。

“五年前,他就该死了!”

穆秦深语气森然,蹲下身掐住曲筱然的下巴,

“因为他,我失去了我妈,还有我未出世的孩子,这是他的报应。”

曲筱然瞪大眼,满脸不可置信。

他恨她,她知道。

可他们毕竟相爱了那么多年,他甚至在那件事之后还同意将曲安然接回来。

她以为他终究能放下,也会愿意去相信她......

“可你明明......”曲筱然颤声道,

“你明明没那么恨他,你还把他送的礼物收起来了......”

穆秦深的面色痉挛了一下,更加用力的掐住曲筱然的脸。

“我能让你把你弟弟接回来养这么多年,等的就是今天。如果不是阳阳出生时肾有问题,你以为我会留着你弟弟这么久?以命换命,这是你们姐弟欠我和雨菲的。”

曲筱然眼中的神采一点点熄灭。

他同意曲安然住进来,竟只是为了他和李雨菲的孩子......

妈妈去世前让她好好照顾弟弟,可她竟然亲手将他带进了地狱......

“不!”

曲筱然拼命摇头,“阿姨的事你要怪就怪我,安然那时才三岁,他什么都不懂!”

“啪——”

狠狠一掌掴在曲筱然脸上,穆秦深的语气轻得可怕。

“你没有资格提我妈。”

曲筱然的脸高高肿起,脑子里一阵轰鸣,只听穆秦深继续道,

“曲筱然,血债血偿!我妈死的那一天你就该料到结果。”

曲筱然颓然的倒在地上,她早料到了结果。

可她还是不肯离婚,义无反顾的住进了穆秦深家。

哪怕他在外面和李雨菲有了孩子,她还是坚持的等着他。

这,就是她不顾一切的结果。

“秦深,我真的没有害你母亲!那是意外……”

曲筱然哭声道,换来的只是一声嗤之以鼻。

“狡辩,不管怎么样,这一切都是你们罪有应得。”

窗外的雨滴更大,像是要砸破玻璃窗。

助理吴昊等在门口,穆秦深从曲筱然身上跨过,走出门。

院里亮起了车灯,曲筱然回过神来,疯了一样的冲出去挡在车前。

“穆秦深,你不能走,你放过安然......”

穆秦深神色更冷。

“滚开。”

他的声音不大,曲筱然却听得清切。

“不!”曲筱然摇头,

“你要杀我弟弟,先从我尸体上开过去!”

单薄的身影站在风雨里,与庞然大物对峙。

穆秦深心口微疼,他握紧了拳头,面色铁青。

“穆总,再晚些小少爷的手术就来不及了......”

吴昊出声提醒。

穆秦深别开目光,神色冷冽。

“直接开过去。”

“什,什么......”

直接开过去?

穆秦深冷冷瞥了他一眼,吴昊反应过来。

黑色的布加迪猛地倒退,急速偏开方向再上前,车尾将曲筱然扫翻在地。

手臂在地上磨砺出血痕,曲筱然再抬头,黑色的车尾已在雨幕里绝尘而去。

“安然......安然......”

像是突然被灌足了力量,曲筱然爬起来一瘸一拐的追上前。

跑出高级住宅区,外面的车流多了起来。

曲筱然的白衬衫染着血,车子从她身边呼啸而过不肯停。

横臂挡在路中间,她终于拦下一辆出租,直接奔向医院。

赶到市中心医院时,已是深夜。

一看到走廊深处穆秦深的身影,曲筱然立刻扑上前。

“穆秦深!你把安然带去了哪里?!”

她浑身湿透,狼狈不堪的脸上露出一双黯淡的眼。

“曲筱然?!你还敢来这里?”

一只手将她拉开,女人尖叫的声音刺透走廊。

“你已经害死我一个外孙了,还想耽误阳阳的治疗吗?”

女人华贵的脸上满是狰狞,恶狠狠的盯着曲筱然。

正是李雨菲的母亲,李氏集团的夫人。

曲筱然无暇顾及她的质问,扫了一眼走廊。

李雨菲的母亲,穆秦深,还有几个李家的保镖......

没有安然......

曲筱然止不住轻颤起来。

穆秦深的目光在曲筱然被抓着的手上停顿了一下,看向女人狼狈的脸。

“谁准你来的?”

曲筱然的焦距渐渐集中在他的脸上。

突然挣开李母的手,扑上前抓住穆秦深的手臂,道:

“安然呢?我弟弟安然呢......”

李夫人出声,语气里带着恨意:

“那个小杂种在手术室给我的阳阳捐肾,手术已经开始了!”

“为什么?你们要找肾源轻而易举,为什么一定要逼死我弟弟......”

曲筱然几近疯狂,却被李母扇了一巴掌。

“因为你们姐弟贱命,伤害过雨菲的人我都不会放过!”

“你们这些畜生,他还那么小!他是无辜的!”

曲筱然扑向李夫人,却被保镖拦住。

李夫人厉声道,“你弟弟的命今天我要定了!让他多活了五年再捐肾都已经很便宜他了!”

曲筱然退后两步,转身疯狂的去砸手术室的门。

“啊!安然!你们开门......”

“你们是死的吗?拉开她!”

保镖立刻动手,将她压制在地,她却不停地挣扎。

“给我打!往死里打!”

李夫人指着曲筱然恶狠狠道。

“住手!”穆秦深脸色一变,迅速上前阻拦。

曲筱然拉住穆秦深的衣摆,眼底带着哀求。

李夫人怒道:“都五年了,你还想护着他们?别忘了当年是谁害死了你妈,又是谁为了救你妈,失去了肚子里的孩子!穆秦深你对得起我女儿吗?!”

穆秦深的喉结滚动了一下,他退后两步,冷漠道:“在这里闹会影响阳阳的手术。”

李夫人面色稍霁,曲筱然的心却沉到了谷底。

原来他阻止,只是怕影响手术......

手滑落下来,在地上砸出声响,曲筱然的声音发颤。

“你们想要偿命,想要一颗肾,我都可以给你们,你们放过他......”

只见她拿出了一把水果刀。

“你想干什么?杀人吗?”

“筱筱!把刀放下!”

李母尖叫出声,穆秦深也脸色大变。

曲筱然却将刀尖对准了自己。

“你们要肾就拿我的,放过他吧!”

“我的肾给你们......”

刀扎进腹内,鲜血殷红。

医院的消毒水带着刺鼻的味道,曲筱然醒来,已经躺在了病床上。

她猛地一惊,掀开被子爬起来,腹部的伤再次染红纱布。

跌跌撞撞出了病房,手术室的等已经灭了,手术完成。

“安然......”

曲筱然跪倒在地,一步步爬向手术室。

“安然,安然乖,姐姐带你回家......”

她敲打着门,仿佛曲安然能活着从里面走出来。

一遍又一遍,直到她颓然倒地,门依旧紧紧关闭。

有护士路过,她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

“求你,帮我开门,我弟弟在里面......”

“里面没有人。”护士回答,

“手术完成后捐献者去世,尸体早已经被穆总送去火化了......”

去世......火化......

这些字眼像是尖刀,扎入了曲筱然的心脏。

她捂住胸口,再也喘不过气来。

她的弟弟,再醒不过来了......

不知过了多久,一个黑色的盒子被放在了她面前。

曲筱然的心不可抑制的抽动了一下,背脊冒出寒意。

旁边冰冷的声音不含半丝情绪。

“这是他的骨灰。”

曲筱然往后一跌,疯狂摇头。

“不!我不信!”

“你弟弟已经死了,不要再提他,也不要再念着他。”

穆秦深弯腰捏住她的下巴,

“否则,挫骨后我会把他的骨灰也毁掉。”

“啊——!”

曲筱然尖叫出声,泪水淌了下来。

她将骨灰盒紧紧抱在怀里。

“你们这些魔鬼!杀人凶手!啊——”

女人的哭声里带着说不出的凄厉,响彻在走廊深处。

穆秦深的拳头半握了下,忍了忍,终是什么也没说,转身离开。

曲筱然在走廊坐了整整一天一夜,脸色灰败。

雨淅淅沥沥的下着,她抱着弟弟的骨灰,像是失了魂魄。

回到家,楼梯口摆放着的红色高跟鞋和童鞋如此刺目,她的泪一下子就掉出了眼眶。

安然才刚去世,那个女人和她儿子这么快就登堂入室了?

“爸爸,我和妈妈真的可以住在这吗?”

楼上小孩的声音天真无邪,夹杂着安然永远不敢尝试的撒娇。

“可以,阳阳你要快些好起来。”

穆秦深微沉的声音里带着宠溺,听得曲筱然心中酸涩,抱紧了骨灰盒。

走上楼,女人曼妙的身影映入眼帘。

正是李雨菲!

她和曲筱然对视了一眼,微诧的目光很快转为笑意。

“秦深,等阳阳身体好些我们还是离开吧,筱然姐肯定很恨我和阳阳。”

李雨菲微颦眉头,一副为穆秦深考虑的模样。

穆秦深眉目一冷:“她欠你那么多,哪有资格恨。”

曲筱然死死咬住唇,心中快要滴血。

他们害死了她的弟弟,她竟然连恨都没有资格?

“我好害怕......”

李雨菲柔弱道,靠近穆秦深的肩头。

穆秦深顿时一僵,目光突然触及门口的曲筱然,瞳孔微缩。

将李雨菲揽进怀里,穆秦深看着曲筱然的眼。

“别怕,我不会让任何人再动你和孩子半根寒毛。”

看着眼前这一幕,曲筱然心中蔓延出一股苦涩。

六年前母亲去世时,他也是这么抱着她。

“筱筱别怕,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和安然......”

可最后,是他亲手将他们姐弟送入了地狱。

她眼神里的恨意让阳阳瑟缩的往后退,拿着手中的玩具砸过去。

“坏女人!你是个坏女人!”

曲筱然看向阳阳,他能活蹦乱跳,可安然呢?

他还没来得及感受一丁点美好,明明他才是最无辜的......

李雨菲护住阳阳,委屈道:

“筱然姐你别生气,阳阳还小,不懂事......”

阳阳一听这话顿时“哇哇”大哭起来。

“爸爸,她的眼神好可怕,她是不是要杀了阳阳......”

穆秦深皱眉:“滚回你的房间,别出来碍眼!”

“这里是我家,该滚的是他们!”

曲筱然高昂着头,死死忍住眼泪。

穆秦深眉头狠皱,但看着她狼狈的模样,终究下不了手。

“滚!”穆秦深转身不再看她。

“你这个坏女人,你抢我爸爸,还要欺负我们!”

阳阳再次扑上前,推得曲筱然退后了好几步撞倒栏杆上。

手冢撞倒栏杆上,骨灰盒脱手。

曲筱然顿时睁大了眼。

盒子一阶一阶滚下去,骨灰洒满阶梯。

曲筱然扑上前掐住阳阳的脖子。

“我要杀了你!”


未完


愤怒至极的曲筱然会杀掉阳阳为弟弟偿命吗?五年前穆秦深的母亲的去世又和曲筱然姐弟有什么关系呢?

长按识别二维码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