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法网球迷讨论群

“你能来接我一下吗?”《总裁嫁不嫁》连载最终

花火2022-06-22 08:26:56

内容简介:

离婚策划师张恋恋,万万没想到接到第一个离婚庆典的单子竟是大学苦追四年学长郝一南的。在郝一南的离婚庆典上,张恋恋意外受伤,却“因祸得福”在闺蜜帮助下成功入住男神家,与男神开始了温馨搞笑的同居时光。喜欢郝一南的模特唐晓在得知两人恋情后,千方百计要拆散两人,可阴谋总有被拆穿的一天,最终只能自食其果。 


作者简介:

花溟,晋江文学城实力作者,生于风景如画豫南小城,理科生,却爱读书爱写作,相信每个故事都是自己的上辈子或是上上辈子,所以即使过程悲凉,结局也一定要圆满。

代表作品:《青梅煮马》等


《总裁嫁不嫁》连载⑦


    十分钟后,唐晓换好婚纱出来。男模特也已经化妆完毕,出来等在那儿了。

    “可以开始了吗?”唐晓身边的小文过来问席阳。

    “等下,我先试试镜头。”

    席阳举着相机对着男女模特咔嚓咔嚓几声拍了几张,然后停下来调了一下镜头:“可以了,准备。”

    拍摄正式开始。

    “头抬高一点儿。”

    “背挺直。”

    “新娘笑一下。”

    “两人靠近一点点,亲密一些。”

    “……”

    闪光灯咔嚓咔嚓,男女模特不停变换姿势,席阳举着相机也随之不停变换角度,左倾,右倾,直立,蹲下,认真投入的样子仿佛全世界就只剩下他的镜头一般。张恋恋在一旁观看,突然觉得微博上有一句鸡汤说得非常对,男人在工作时的样子最性感,因为有一种认真的美。不知怎么的,看着席阳张恋恋突然想到了郝一南,这个点他在干什么?应该也在投入地工作吧。

    张恋恋想了想,忍不住掏出手机,调出和郝一南的短信。

    “在干吗呢?”张恋恋打出一行字,点击发送。

    三十秒后。

    “在看合作方案,有事吗?”

    “没,就是问问。”张恋恋飞快打字,打完想了想,又在后面加了个微笑的表情,发了过去。

    郝一南没再发过来短信,张恋恋等了一会儿,将手机放到了包里。

    拍摄仍然在紧张的进行中,张恋恋继续站在一旁看。

    合照,女单照,男单照,闪光灯不停地咔嚓咔嚓地闪,半个小时后,男女模特都明显有些累了,妆容也有些花了。

    席阳看了看镜头里的两个人,抬起头来:“休息一下,先补个妆吧。”

    唐晓和男模特到一边休息去了。

    “你也歇一会儿吧。”张恋恋拿了一瓶矿泉水走到席阳面前递上去。

    席阳并没有接,而是举起了相机。

    “站着,别动!”

    咔嚓一声,扎着马尾,头发被风温柔卷起,满脸灿烂舒适笑容的张恋恋被定格在了镜头里。

    “你看,”席阳把相机拿到张恋恋面前,“很美!”他毫不吝啬地夸奖。

    张恋恋挠挠头,不好意思地笑了。

    “我再给你拍几张。”

    “这不好吧?”张恋恋为难地看了眼唐晓。

    “没事的。”

    “笑一点儿,再笑一点儿。”

    “头抬高一点儿。”

    “很美!”

    “很有灵气。”

    “……”

    咔嚓咔嚓的闪光灯声和席阳毫不吝啬的夸奖声吸引了唐晓的注意。

    “这么默契,要不要换个模特?”唐晓走过来,毫不掩饰自己的不满。

    张恋恋有些尴尬。

    席阳显然不喜欢唐晓这种飞扬跋扈的性格,淡淡回击:“我倒是想。”

    “你!”唐晓气结。

    “把相机给我。”唐晓缓了缓伸出手,瞪着席阳说。

    席阳无动于衷。张恋恋悄悄拉了拉他的衣服,席阳这才犹豫了一下,将相机递到她手上。

    唐晓勾着嘴唇,快速翻看照片,然后微笑着把张恋恋的照片全删了。

    “你干什么?!”席阳有些发怒,慌忙抢回相机。

    “你凭什么删我的照片?”

    “凭我不喜欢让我的照片中间夹上别人的照片。”

    “这是我的相机!”

    “你现在是在替我工作!”

    “你……”

    “算啦,算啦。”张恋恋赶紧安抚席阳,将他拉到一边,“你先休息一会儿吧。”

 

    第二场拍摄在半个小时后。

    闪光灯又咔嚓咔嚓,一直到下午一点多终于拍完。

    张恋恋饿得肚子咕噜咕噜叫。

    席阳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和张恋恋说话。

    “下午还有个拍摄,我得走了,回头联系。”

    “嗯。”张恋恋点点头。

    席阳将东西收拾好装进包里,然后抬起头来看着张恋恋认真道:“你知道吗,不同于被浓厚的化妆品包裹的没有生机的脸,你在镜头里有一种非常健康、灵气的美,有机会做我模特。”

    张恋恋摸摸脸,有些不好意思:“你们摄影师夸人都这么有艺术吗?”

    “喂,过来帮忙!”唐晓那边的人叫张恋恋。

    “我过去了。”

    席阳点头:“好。”

 

    “过来拖裙子。”小文喊道。

    张恋恋走过去,将裙尾拿起来,抱在怀里,跟着唐晓一路去了化妆间。进门的时候,张恋恋回头看了一眼席阳,他扛着包,已经身姿挺拔地走远了。

    “晓姐,王导演那边来了电话,下午三点拍摄,他们已经到了。”进到化妆间小文说。

    “嗯。”唐晓淡淡应声,“帮我把婚纱脱下来吧。”

    张恋恋赶紧上去帮忙,婚纱脱下后,张恋恋小心翼翼地折好放到袋子里。这可是高级定制款,弄坏了公司会杀了她的。

    “那我先走啦。”张恋恋提上袋子,哦耶,终于解放了,肚子快饿扁了,赶紧大快朵颐去!

    “走?”唐晓哼笑一声,瞥了她一眼,“去哪儿?”

    “回……公司啊。”

    “我说结束了吗?”唐晓对着镜子卸妆。

    张恋恋疑惑地看着她。

    “一会儿我要拍个钻戒广告,借你的婚纱用用,你和我们一块儿,等拍完了,你带着婚纱再回去。”

    “啊?!”

 

    简单的午饭过后,张恋恋提着婚纱跟着唐晓坐车去了辗转到另一个摄影棚。

其实午饭仅仅是喝了一点点矿泉水而已。唐晓为保持身材,不吃东西。其他人也只好跟着饿着肚子。

    顶着饥肠辘辘的肚子,到了摄影地点,唐晓进到化妆间重新换上婚纱,又重新化妆做造型,忙得手忙脚乱,将近下午四点时,拍摄才正式开始。

    相对于静态的摄影拍照,动态的电视广告要难拍得多。张恋恋不懂广告拍摄,只坐在旁边看,就觉得痛苦无比,一条条NG,一条条卡,不停NG,不停卡,循环往复,循环往复……

    唐晓虽脾气大,倒是很敬业,等拍摄完,已经夜晚十一点多了。

    张恋恋又累又困又饿,导演宣布收工的那一刻,她差点儿喜极而泣,痛苦崩溃的一天终于熬到头,解脱了。

    导演和身边工作人员先走,唐晓后走,张恋恋帮忙收拾好东西后,跟在小文后面准备上车,刚到车门被唐晓拦住了。

    “干什么?”唐晓挑挑眉。

    “我……上车啊。”

    “这是我的车,不带闲杂人等。”

    不带闲杂人等。

    闲杂人等。

    杂人等。

    人等。

    等。

    张恋恋:“那我怎么回去?”

    “那是你自己事。”唐晓说完,叫司机,“走吧。”

    车油门一加,绝尘而去。

 

    张恋恋远远看着车消失在视野里,心里仿佛有一万头草泥马呼啸而过。苍天啊,大地啊,她作了什么孽啊!

    “算了。”咆哮完,张恋恋深吸一口气,从偏僻的摄影地点往出走,一直走到马路上,准备打车回去。

    这个广告拍摄地在郊区,比较偏远,已是深夜十分,路上人车罕至,张恋恋站在路边,一直等了半个多小时也没等到车。

    “怎么办?”

    张恋恋想了想,掏出手机拨汪露的手机。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再拨韩江的,手机响了很久,却没人接。

    张恋恋摁了电话,想了想,调出郝一南的名字。

    “在吗?”张恋恋给他发短信。

    过了一会儿,郝一南回过来:“在。”

    “在干什么呢?”

    “加班,有事吗?”

    “呃……没。”

    张恋恋蹲在地上盯着手机屏幕,停了一会儿,咬了咬嘴唇,又发了条短信:“你能来接我一下吗?”

    郝一南开车到的时候,已经十二点多了。

    他从车里远远看到张恋恋一个人蹲在马路上,头埋在膝盖上,像一只可怜的被遗弃的小猫。

    “吱——”刹车声在耳边响起。

    张恋恋抬头一看,兴奋地跳起来:“学长,你终于来了。”

    郝一南推开车门:“快上来吧。”

    “怎么弄到这么晚?”上车后,郝一南问。

    “一言难尽。”郝一南从后视镜里看到她脸上的倦容,点了点头,没再多问。

    张恋恋上车不一会儿就呼呼睡过去了。郝一南从后视镜里看向她,默默踩了刹车,然后起身将身边自己的西装轻手轻脚地搭在她身上。

    张恋恋恰好翻了个身,模模糊糊间觉得肚子好饿,于是嘴里嘟囔一句:“好饿。”

    郝一南愣了一下,问:“还没吃饭?”

    “嗯。”张恋恋模糊应答。

    几分钟后,车经过一个二十四小时便利店门口时,郝一南停车进去拿了三包方便面,然后又从货架上拿了一袋小面包,上大学那会儿,这是张恋恋随身携带的零食之一。

    结账的时候,年轻的收银员姑娘搭讪道:“帅哥怎么不拿碗装的呢,倒点儿开水直接泡就可以了,比袋装的方便一些。”

    郝一南想起刚下车前看到张恋恋瘦瘦的尖尖的小脸,淡淡道:“那样吃没营养,煮着吃。”

 

    半个小时候他们到家了。

    “恋恋,下车了。”

    上楼后,张恋恋去洗澡,郝一南则拿着面进了厨房。

    锅洗洗,拧开煤气,往锅里倒上油,拿出碗打两个鸡蛋,用筷子搅一搅,待油热后,将鸡蛋倒入锅里,锅铲伸进锅里翻一翻,然后再添入冷水,盖锅,等水沸腾。

    动作熟练,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将方便面袋撕开做好准备,郝一南转身又去了客厅,打开冰箱,还有几棵青菜,很好,拿出来洗洗。

    不一会儿,锅里的水沸腾起来,揭开锅,放入面、调味包和青菜,再用筷子搅一搅。

    一锅男神牌色香味俱全的鸡蛋面热气腾腾地出锅了。

    “好香!”张恋恋洗完澡刚一出来,一股浓浓的香味就扑鼻而来,张恋恋吸吸鼻子,然后循着香味走到厨房。

    厨房里郝一南正拿着碗盛面。

    “你、你在干什么?”张恋恋站在门口,惊呆了。

    郝一南回头看到她,见她一脸愣愣的模样,忍不住好笑道:“看不出来吗?在盛面啊。”

    “你会做饭?”

    “嗯,有问题吗?”

    有问题吗?

    有问题吗?

    当然有!张恋恋内心控制不住地咆哮起来,他一个男神,要钱有钱,要脸有脸,个子一米八,学习是学霸,大长腿秒杀一群欧巴……这样一个极品居然还会做饭!老天爷,他一定是妖孽啊!就让她张恋恋替天行道,收了他吧!

    “啊,没、没,那个你饿了?”张恋恋的目光转移到鸡蛋面上,一边问,一边肚子忍不住地咕噜咕噜叫了两声。

    “是啊,我肚子饿了,煮的鸡蛋面,你要不要也吃一点儿?”郝一南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好啊,好啊。”张恋恋顿时兴奋起来,连忙狗腿地跑过去,“我帮你盛!”

    两人一人一大碗面,端坐在餐桌旁。

    张恋恋已经饿晕了头,顾不上矜持,端起碗便狼吞虎咽地吃起来。幸福来得太突然,以至于张恋恋都忘记问郝一南什么时候买的面了,她记得家里明明没有的呀。

    “嗯,好吃,好好吃。”张恋恋一边吃一边惊叹,“学长,你煮面怎么这么好吃呢?”

    郝一南低头吃着面,不自觉一笑:“你是饿了吧。”

    张恋恋转转眼睛:“嗯,可能。”说完对着碗闻了闻,然后眯着眼睛幸福地嘿嘿笑了几声,“不过,这真的是我吃过最好吃鸡蛋面了。”

    郝一南没说话,但嘴角却不自觉微微勾起,噙上愉快的笑意。

    一碗面很快吃光,张恋恋回味无穷地拍了拍肚子:“总算把濒临死亡的你救了回来,。”

    说完又自觉化成胃的角色,捧着胃,鼓起脸,对郝一南发出嗲嗲的声音:“谢谢哥哥!”

    “喀喀喀!”郝一南一口面差点儿呛在了嗓子眼。

    不过,似乎还有一点点饿呢,张恋恋看向郝一南,他碗里的面才吃了一半,见他吃得津津有味,张恋恋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还没吃饱?”郝一南看到她欲言又止的小眼神,心领神会。

    “呃……”张恋恋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那边有面包。”

    张恋恋一扭头,果然见沙发上放着一大袋达利园面包。

    “居然还有小面包,呜呜呜……”幸福又来得太突然,张恋恋简直要喜极而泣了。

    “哎,家里怎么会有面包呢?”张恋恋一口气干掉了五个小面包,剥开第六个的时候她终于反应过来。

    郝一南吃着面目不斜视,一脸淡然:“不是你买的吗?”

    张恋恋挠挠头,是她买的吗?唉,记忆力怎么越来越差了?

    “冰箱里还有酸奶。”郝一南又提醒。

    上大学时,面包配酸奶,是张恋恋随身携带的标配之一。

    “嗯,对对!酸奶,我前几天买的,还是你们公司生产的呢。”张恋恋点点头,又兴奋地跑过去打开冰箱,将酸奶拿出来,拧开,给自己倒了一杯,然后又贴心地给郝一南倒了一杯。

    面包配酸奶,张恋恋又开始了新一轮的美餐。

    “对了,你今天怎么跑到那儿去了,你不是在公司上班吗?”见张恋恋似乎是满血复活了,郝一南这才问。

    “因为唐晓啊。”张恋恋咬了一口面包,含混不清地回答,“就是咱们学校的那个学生会副主席唐晓,管理学校论坛的那个。”

    “她?”郝一南愣了一下。

    “她毕业后当了模特,现在还挺出名的,我们公司下个月要举办一场集体婚礼,找她来给婚礼的广告拍宣传照片,她让我去给她当了一天助理。”

    郝一南皱眉:“你不是离婚部的吗?”

    “是啊,但这是唐晓特意要求的。”

    “为什么?”

    张恋恋耸耸肩,摇摇头表示自己也很费解。

    “她没带车去吗?”

    “带了。”

    “那拍完你为什么没跟她车一块回来?”

    张恋恋拿着小面包的手顿了一下,心塞道:“她……不让我上她的车。”

    郝一南愣了一下,有些吃惊:“你和她有过节?”

    过节?也算不上吧,张恋恋犹豫了一下,摇摇头没说话,女人和女人之间的战争她不想告诉郝一南。

    郝一南想了一下:“明天还拍吗?”

    “不拍了,已经拍完了。”

    郝一南所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没再继续问。

    片刻后,郝一南吃完面,站起来收拾碗筷准备洗碗,张恋恋见状,赶紧狗腿地跑过去:“我来,我来,洗碗交给我就行了。”

    “不用,你手不方便,我来洗。”

    “没事的。”张恋恋伸手去抢碗筷。

    “我来。”郝一南提高声音,语气不容商榷,霸道总裁范一不小心又侧漏了,震得张恋恋默默地住了手。

    郝一南咳了一下:“我……喜欢洗碗。”

    “啊?”

    “我……喜欢洗碗。”郝一南脸色有些不自然地重复了一遍。

    张恋恋不可思议地看着他,这个爱好好变态!居然有人喜欢洗碗……

    “那我帮你?”张恋恋看着他弱弱地说。

    郝一南没说话,没答应,也没反对。张恋恋便嘿嘿笑着跟在他屁股后面进了厨房。

    郝一南负责洗锅洗碗,张恋恋站在一旁负责把碗筷放到橱柜里,每放一个,她就会敬个礼:“报告学长,碗已放好。”不一会儿厨房收拾好,两人从厨房出来。

  “好了,你去睡吧,明天还得上班呢。”郝一南对张恋恋温言道。

    “那……Good ningt!”张恋恋冲他一笑,挥了挥手,然后转身上楼。

    “恋恋!”

    她走到楼梯口,郝一南突然又叫住她。

    张恋恋疑惑地转身看他。

    “工作上有什么为难之处,一定要告诉我,我帮你。”

    张恋恋看着他认真的眼神,知道他在说唐晓的事,心里突然有一丝感动。

    “嗯。”张恋恋点点头,“晚安。”

    “晚安。”

    张恋恋上楼又敷了个面膜才躺下,没有丑女人,只有懒女人,这是张恋恋一直恪守的人生格言。

    敷面膜时,韩江才回了电话过来:“恋恋,找我什么事吗?我查病房才回来。”

    “呃……”前因后果说起来太麻烦了,张恋恋又困,于是敷衍道,“没事,就是想看看你在干吗。”

    韩江的语气愉快起来:“你还能记得我呀,我还真有点儿受宠若惊呢。”

    张恋恋:“……”

 

试读结束。

往期试读:

一个小时前,你微博上发的那个男生是谁? 《总裁嫁不嫁》连载⑥

“所以你想用大餐补偿我?”《总裁嫁不嫁》连载⑤

“喂,学长,起床啦?”《总裁嫁不嫁》连载④

“我会负责的。”《总裁嫁不嫁》连载③

“那你还喜欢他吗?““不……知道”《总裁嫁不嫁》连载②

一切都是从有人来砸场子起 《总裁嫁不嫁》连载①

保存图片,手机淘宝扫一扫

选择手机相册,进入选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