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法网球迷讨论群

呆萌战神纳达尔

乐网网球2020-04-18 04:34:05


拉斐尔·纳达尔


2017,战神纳达尔又回来了。


出战78场比赛,67胜11负,(其中4败拜老冤家费德勒所赐)。10次闯进决赛,收获蒙特卡洛、巴塞罗那、马德里、法网、美网以及中网6个冠军,其中包括2个大满贯和2个大师赛桂冠。



并在8月21日超越穆雷重返世界第一宝座。这是纳达尔第四次成功登上世界第一的宝座。



第一次,2008年温网决赛——这场被誉为网球史上最伟大的对决之一,纳达尔在温网史诗首胜费德勒,捧起梦寐以求的挑战者杯,取得费德勒首次登顶世界第一。



第二次,2010年纳达尔王者归来,拿下第5个法网冠军重返世界第一,当年狂揽法网、温网以及美网,成为第一个在同一年连续在红土、草地和硬地夺得大满贯得球员,公开赛时代以来最年轻的全满贯得主,年仅24岁。



第三次,纳达尔2013年一举拿下十项赛事冠军,其中包括法网和美网冠军,超越德约再返第一。



第四次,2017年纳达尔31岁,原本将在辛辛那提大师赛开赛与费德勒展开世界第一的争夺,但是由于费德勒因背伤退赛,纳达尔将确保超越穆雷第四次登上世界第一王座。这一年,纳达尔最耀眼的成就是法网十冠、蒙特卡洛十冠在内的6个冠军。



四次登顶世界第一,超越费德勒两次,德约和穆雷各一次。从2008年8月18首次登上世界第一到2017年8月21,时间跨度长达9年零3天。




史无前例,无与伦比。



在世人眼中,纳达尔一直是一名斗士形象,紧紧一个简单的绑头巾动作,都让对手心惊胆颤,眼里永远闪烁着坚毅的光芒,手握球拍,就像是一名维京战士紧握战斧。


人们被纳达尔这种魅力所感染。他斗士形象并非来自他打球时的激进,而是永不言败的极致防守。无论排名多高,他总是比赛中顽强奋战的一方。相比于巍峨如奥林匹克天神的费德勒,一次次浴血奋战取得伟大成就的纳达尔更接近人性。



像麦肯罗一样富有激情,又像冷血杀手博格一样自制谨慎。


冰与火本是无法共存的矛盾,但这就是纳达尔的特质。这种矛盾处在绝妙的平衡点,为纳达尔比赛中熊熊的热情提供了燃料。



在球迷眼中,纳达尔是佛挡杀佛的战神。在家人眼中,正如他妹妹所言:就像一个容受到惊吓的小猫咪。


拉法很害怕黑暗,不喜欢黑灯瞎火,睡觉时得开着灯或开着电视,纳达尔的妈妈安娜-玛利亚如是说,如果打雷闪电的话他就会觉得很害怕。小时候如果遇到雷雨天气,他会一头躲在枕头底下。


纳达尔总是担心家里人会出事,家里人稍有病痛的征兆或提示就会另他忧心忡忡,纳达尔的妹妹只要稍有暗示自己身体不适,纳达尔就会神经兮兮。而且他总是担心会有事故降临到他们头上。


生活中的纳达尔喜欢开车,但只喜欢在PS游戏机的虚拟世界里飙车。他的母亲说:“他是个谨慎的司机。他踩一会油门就会踩一下刹车,再踩一下油门就会踩一下刹车。超车时他会非常谨慎,即使他的车其实动力性能非常突出。”



纳达尔妹妹玛丽贝尔觉得有趣得是,纳达尔热爱大海,却又十分害怕下海。只有在清浅的水域,能看到水底的沙子,他才敢游泳或滑水。而且他从未试过从高高的岩石上跳进海里,而他的朋友一直都在这么做。



纳达尔并不是天生拥有钢铁意志,在无比坚强的战士身躯下,隐藏着一颗柔弱无助的心灵。纳达尔在每场比赛之前都要在更衣室进行一系列得准备动作,这更像是一种仪式,纳达尔必须以意志迫使自己在性格上作出改变,将与生俱来的恐惧和重大时刻得不安藏在心里释放出内心深处的斗志。



纳达尔无与伦比的精神力量、自信和斗志与他内心的不安全感恰好对立,却又相辅相成。纳达尔所有恐惧的——无论是黑暗、雷雨、海洋或是降临在家人身上的祸灾——都服从一个迫切的需要——他是一个需要掌控一起的人。但这是不可能做到的,因此,他将全副身心倾注在生命中一件他能掌控的事情上,那就是,成为球场上战无不胜的网球选手。


这两种矛盾的角色都是那么真切,而且相互依存。


平日的胆怯与赛场上的英勇、来自托尼叔叔严格的训练与父母温馨的关爱、功成名就的利欲诱惑与米盖尔叔叔对其谦逊品行的巩固,混沌的网球世界与与世隔绝的马洛卡岛。



纳达尔生活在一个充满爱和快乐的家庭环境中以及高度纪律化的自我要求,托尼叔叔严格地打造他坚韧的品质,一次次将他推至极限,而纳达尔在充满安全感的家庭氛围中不至于奔溃。纳达尔另一个叔叔米盖尔-安吉尔是马洛卡岛家喻户晓的足球巨星,为纳达尔树立了好的榜样,一直保持低调谦逊、脚踏实地的品行。


纳达尔多次谈到马洛卡岛、大海和家庭。只有回到马洛卡岛才感觉做回真正的自己。纳达尔背后的一切,是他对抗世界的力量源泉。


2017年正值西班牙知名媒体《阿斯报》成立50周年之际,在50周年金奖评选活动中,纳达尔荣膺最佳男运动员,被评选为过去50年中“西班牙最佳男运动员”,西班牙国王亲自为其颁奖。



媒体称其为活着的传奇,历史上最伟大的球员之一。纳达尔面对潮水们的赞誉并不以为然,别人夸耀这是拉法的谦逊品质,而纳达尔只是更深刻认识到,自己是谁,自己在广袤世界上的位置。



“我很感谢大家对我的喜爱,所有的夸奖自然欢迎,但我也虚心接受批评,不过是在互相尊重的前提下。我知道自己的职业生涯有些特殊,但我已经31岁了,不可能再重新塑造新的自己。我知道自己只是时代洪流中的过客,几年之后我也会成为大街上的普通人,所以最好不要把自己抬得太高,因为摔下来可能会更惨,我一直都在努力让自己保持平常心。”


纳达尔表示,追赶费德勒的19冠并不是自己的目标与动力。做好自己,坚持为自己能赢得的荣誉去战斗,战胜内心的恐惧、踏上球场、永不言败、祈求健康、感恩一切。从前如此,今后亦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