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法网球迷讨论群

朋友圈里藏着个什么鬼丨婵婵论道

读书有疑2021-04-06 14:34:45


watercolor painting fantasy koi fish post card



/婵婵


本文由微信公众号“读书有疑”(doubtsinreading)原创。其他站点、平台转载需获得本站授权,非授权转载必当追究!当然欢迎读者分享到朋友圈等。


五月,是我眼中的拉票月。


去年五一前夕,妹妹参加玫琳凯的选美活动,在朋友圈抛出一个链接,要亲朋好友给她投票。因为得票最多的人,就能被选为“美人”参加复赛。我跟她说,这是病毒式营销,谁真的很美玫琳凯不care。


今年五一前夕,表妹参加一个校园歌手大会,又在朋友圈抛出一个公号链接,要亲朋友好友给她投票。得票最多的人,就能进入复赛。家人玩命地给她往朋友圈转发。我说,这是病毒式营销,不管谁真的唱得好,最后渔翁得利的是那个获取投票人微信信息的APP。


更别提整个五月,我的朋友圈出现多少个这样的拉票活动。这些活动锚定的对象基本都是已经做父母的人。也许只有父母才是最容易被感情勒索的人。


不管我怎么说,妹妹们仍然渴望证明自己,家人们也乐于借此表达支持。可是,支持是这个表达法么?这里先不表了。总之,表妹对拉票的热情连最遥远的亲戚都没有放过,而遥远亲戚的响应之快,也超出我的预料。


当广告被植入活动已经成功晋级为广告为主、活动为辅时,粉丝们仍然沉醉在梦里,以为我不过是在参加一个活动,表达一份热情而已。活动有很多种,但当它沦为病毒的附庸时,粉丝手上的一票就有了举足轻重的价值。


在这个粉丝为王的新世界里,互联网上的创客们都在虎视耽耽粉丝的点赞和关注,如果有可能,他们连乞丐的一票都不会放过。可粉丝们却还没有意识到自己手里的一滴水,足以汇聚汪洋,轻易便将它贡献了出去,甚至问都不问贡献给了谁。


无疑,朋友圈给这种病毒的复制提供了天时地利的机会。这个平台创造的这种机会,微博忘尘莫及。


也许你不知道,但你的想法流真的塑造了别人


最近,我翻看了一本新书,《智慧社会:大数据与社会物理学》。这本书讨论的主题是“想法流”。想法的流动,趋动着人类改善自己的行为。社会物理学就是基于大数据,对“想法流”的形成进行更精确的计算,对“想法流”的去向进行更准确的预测。


这么说可能有些学术,但是如果用上朋友圈这个例子,就好说了。我们几乎无时无刻不在朋友圈里接收着别人的想法和观念。虽然每个人的想法都是“个人”的事情,并且稍纵即逝,但是它们却会在无形中影响着看到这个想法的其他人。尤其是朋友圈里很多人都在传播同一种想法时,这种想法就会形成一定的社会压力,迫使他也去跟随这个想法。


所以作者说,激励一个人参与某种活动最好的方法,就是奖励他的朋友。这种奖励叫作社会网络激励。卖毒面膜和拉票活动,都是巧妙地用到了这种“社会压力”。无论是朋友圈里遥远的亲威来点赞,还是“咕咚”的刷屏,再或者是范范有李的“我们体”,它们都会在无形中塑造了我们新的习惯。


作者还做了很多实验。他认为,人们的行为更多时候来自同伴的暗示和与同伴的互动。当其他人都拿出第二块比萨的时候,我们也很有可能这样做。而且我们选择和谁做朋友,往往也取决于我们对这个人的评论和观点的舒适度。一旦社会中出现一些针锋相对的观点,我们就会不自觉地选择一个阵营,与这个阵营里相似观点的更多接触,会使我们逐渐成为这个观点的“信徒”。我们感兴趣的东西以及我们的控制机制本身,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与他人互动所生成的社会规范决定的。


不得不承认,微博与微信不在一个量级


也许你会问,微博也是个人想法的汇聚与流动,为什么微博就达不到这种效果?微博其实也很棒了,但它赶不上朋友圈的影响,是因为人性使然。人类更喜欢结成一个个相对封闭且相互熟悉的小团体,而不是全世界一家亲。


有一个来自硅谷的社交网络设计师Hang写过一篇关于社交蒸发冷却效应的文章(链接见左下角阅读原文),他在这篇文章里提出两种社会组织的基本模式。一种是广场模式,一种是大杂院模式。在广场模式中,有一个中心广场,每个人都可以与之互动并且这种互动都是公开可见的。在大杂院模式中,空间被分为一系列小一些的杂院,你只能看到你当前所在的杂院。广场通过增加大规模而成长,杂院通过增加更多的杂院而成长。


虽然每个社交平台都融合了这两种基本模式,但是微博更偏向于广场模式,朋友圈更偏向于大杂院模式。尽管广场模式下看到的世界更大,但是在朋友圈的大杂院用户更能直接掌握自己的体验。


朋友圈更像是一个模拟的真实世界,不仅三五好友聚在一起随意搞基,别人很难知道,而且同伴之间的惩罚与嘉奖更能促进值得信任的合作行为。


当微博渐渐沦为新闻的发射基地,朋友圈就变成了朋友互动的战场。也许是在微博上看见一个观点,但是我们就会将这个观点变成自己的语言,发布到朋友圈。我们更愿意与熟悉的朋友互动,而不愿意与微博上可以随意搜到我们的陌生人吐露心声。


有意思的是,十几年前腾讯初出江湖,它掀起的网络狂潮是宁愿与网络对面的那条狗聊天,也决不跟眼前人说半句话。十几年后,腾讯携微信一统江湖,它掀起的网络狂潮竟然完全相反:我有我的门槛,我只相信我的朋友。陌生人统统统奏凯。


我们要做的是,把朋友圈看成吸纳想法流的地方


当我们的兴趣总是不知不觉地受朋友圈操控时,改变这种被动的方法当然不是屏蔽朋友圈。事实上,如今朋友圈里的朋友,虽然比陌生人更可信,但是它也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朋友。


许多朋友圈里朋友的动态与我们和他面对面接触时感受到的很不一样。有时候,我们甚至会发现,这个朋友比我在跟他面对面交流时更可爱、更幽默。朋友圈里的朋友,扩充了现实生活中的朋友所能传达的更多信息。在这里,我们能发现许多独树一帜的想法与平时说不出口的观念。但是只要我们获悉了这种想法,并且认同它,我们就更有可能与这位朋友拉近友谊。


也就是说,要让朋友圈为我所用,不是自己不说话,也不是屏蔽别人,而是找到那些更有意思的人,不轻易会受到网络激励影响的人,使信息和想法的来源更多样化。这意味着,老板不再是老板,他只代表了某种观点,同学不再是同学,他也代表了另一种观念,客户也不再是客户,他也代表了一种想法,而我可以决定我要不要接受这些观点,却不会受他们在现实生活中所处的身份与地位的影响。换句话说,我把他们全变成了想法流,用他们的眼睛,看到更大的世界。同时根据我对现实世界里的他们的了解,来判断我看到的这个世界有多靠谱。


有人抱怨自己的朋友圈总是出现各种广告,这就是大杂院不断扩大,却不其进行恰当管理的后果,导致它的质量不断下降。朋友圈里的鬼,是无形的病毒,它会带来负面影响,也会带来正面效果。全看我们怎么用。


如果有一个人,他可以俯视所有人的朋友圈,并看到每个人的新习惯是如何形成的,那么这个人,就是大数据。如果我们愿意,也完全可以站在大数据的高度,来俯览朋友圈。


关于用户的位置、通话、WEB浏览和偏好的个人数据被称为“新经济时代的石油”。而社会物理学的终极梦想是通过对个人数据的计算,实现私人定制。当我们的一举一动都可能为别人贡献商机时,我们真的应该好好地认识下朋友圈里的鬼。


如果你觉得这篇文章还不错,可以给我打赏。按住图片不放,选择“识别图中二维码”即可。如未出现此项,可保存图片至相册再扫描。




后喻时代


与教育为伍,同时代并行

走向智慧的未来

微信号:futurewise


长按中间的小图标,识别二维码,可关注婵婵的公号后喻时代:)


关于后喻时代(futurewise)

这个时代早已被科技颠覆,我们必须蹲下来向孩子学习,虚心向比自己小的年轻人求教,这也就是美国社会学家Margaret Mead所说的“后喻时代”(post-figurative)。我会在这里推送与教育相关的文章,也包括一些书摘、书评、时评和八卦。


关于作者

外版教养类和心理学类图书的策划编辑,拒绝煽情的死理性派,时时关注时代变化和教育改革的妈妈一枚。


读书有疑

微信公众号丨doubtsinreading

投稿信箱丨doubtsinreading@qq.com


嗨,这里是读书有疑。每天推荐新书、文摘、热辣点评、短篇阅读等。

文章选择宗旨就是有趣、有品、有疑,欢迎订阅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