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法网球迷讨论群

领读《嫌疑人X的献身》:石神妒火中烧留线索 警方强强联手擒真凶

十点读书会2020-03-29 22:54:25


点击上方绿标即可收听主播夏萌的领读


拆解共读目标:亲爱的共读小伙伴,昨天讲到草薙来找石神,询问工藤的事,更重要的是想打听汤川到底在调查什么,而石神还不清楚汤川和草薙的用意,不免开始心慌起来。今天我们继续了解《嫌疑人x的献身》的最新进展。




1、关于脚踏车的新发现


在草薙找过石神后的第二天下午,他来到条崎车站,果然找到了汤川。汤川此时正坐在一家书店前的护栏上,观察这周围的环境。他对草薙的出现并没有感到惊奇,因为他早就从研究生那听说草薙去找过他,想草薙也会来条崎车站。所以当草薙问他,来这里干什么,他认真地说:“我在等你。”


两人在买了罐咖啡后开始聊起来,汤川径直走到别人的脚踏车上,他和石神一样喜欢观察人性,他看到车主把车停到这以后就去了地铁车站,就算只是去隔壁一站,来回也需要三十分钟。


草薙让汤川直接切入正题,汤川分析,在命案现场,如果凶手要故意把被害者的指纹留在单车上,那烧毁尸体的指纹就毫无意义,但如果说,凶手明明知道还多此一举,或许是想让警方以为弃置在一旁的脚踏车并非故布疑阵。可就汤川现在也还想不透这样故弄玄虚有何意义,可以肯定的是,凶手想让警方以为死者是自己骑车到达现场。


同时,案发当天,警方很轻易的通过脚踏车上的编号找到了失主,根据失主的说法,这辆车刚买不久,而且是用链条锁在栏杆上的。汤川昨天一整天在这里观察周遭环境,他发现这里车非常多,甚至有些车根本没有上锁。为什么凶手要选一辆有链条的车,这样还要事先准备链条剪。只有一个可能就是凶手故意找新车下手,希望车主会报警,这样就可以发挥误导警方办案的效果,把警方的注意力引向条崎车站。


汤川说完后转身要走,被草薙抓住肩头,草薙问他这次为什么这么关心这个案子,是不是和那个数学老师有关。汤川声明,这一次他不能全力协助草薙,基于个人原因,他要自己追查这个案子。


汤川走后,草薙揣摩汤川的想法,这次的案子明显和汤川的私人问题有关,但是目前为止,警方都没有发现石神涉案的线索,汤川为什么要石神带他去“天亭”呢?猛然间草薙想起工藤对他说过的话:“现在好像有客人为了看她才每天都来买便当的。”案情似乎有了新的转机。

 


2、跟踪


石神从草薙那里得知了工藤的姓氏,以及他经营印刷公司这个线索,利用这两个条件和发达的互联网,石神很快就查出工藤所在的光辉印刷有限公司。


这天一放学,石神就租了辆车来到这家公司附近。他知道租车可能会留下证据,不过他是在经过深思熟虑之后才这么做的。到了五点五十分下班时间,工藤随着人流走出大楼。石神拿出数码相机,拉近焦距,对准工藤,按下快门。他对工藤的妒意开始一点点蔓延。待工藤开出绿色的宾士,石神也马上发动车尾随。


这是石神第二次租车,还是很不习惯,几次差点跟丢,不过好在工藤开得也不快,两人间的距离没有被拉开,最后宾士开进一家饭店的地下停车场。石神毫不迟疑的紧跟着,虽然对方会起疑,但现在已经不能回头了。工藤下车后,石神又拿起相机抓拍,工藤似乎也有所察觉。


工藤进入饭店后,石神重新发动车,慢慢开出停车场,心里开始盘算搭配这两张照片的文字:


“我已查明你频频会晤的男人是何来历。我特地拍下照片,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我想问你,和这个男人是什么关系。如果是恋爱关系,那等于是严重背叛了我,也不想想看我为你做了什么。我有权利命令你,立刻和这个男人分手。否则,我的怒火将烧向这个男人。要让此人走上与富坚相同的命运,对现在的我而言易如反掌。我已有此心理准备,也有办法做到。再重复一次,如果你和此人有男女关系,我绝不允许这种背叛。我一定会报复。”


石神口中喃喃反复念着拟好的文子,吟味这这样是否有恐吓效果。快开出饭店大门之际,他看到靖子走入饭店,不禁双目圆睁。

 


3、石神的危险


靖子一落座,工藤就开始滔滔不绝。


“昨天,刑警来找过我,他们认为你是主谋我是共犯,还露骨地问了我的不在场证明,不过幸好有人帮我作证。我还是比较担心你,他们迟早会明白我不是共犯,但他们还是会继续怀疑你,一有风吹草动就缠着你。”


“对于刑警来找我这件事,你不用觉得抱歉,我不是在怪你,为了今后堂堂正正的见面,我觉得让刑警知道我们的交往反而更好。不过,暂时可能会被人投以不一样的眼光吧,我刚刚来这里的路上也遭到跟踪,对方甚至跟着进了停车场,不过隔太远没看清。”


“你真的跟命案毫无关系吧?我不是怀疑你,我只是希望,就算你和富坚有那么一点关系,也能坦白告诉我。”


靖子这才发现工藤这次突然要求见面的用意,原来他对她并非完全信任。靖子挤出微笑:“你放心,真的跟我毫不相干。”不过这也表示,警察还在距离真相很远的地方调查。


对于和工藤的关系该不该继续发展,靖子很犹豫,她希望关系变得更亲密,但又怕因此招来什么破绽,特别是想起石神面无表情的脸孔,就让她不敢再向前一步。


靖子和工藤分别后,靖子接到小代子的电话。


“刚刚你走后,刑警又来了,他听说有客人为了见你才会来买便当,所以来打听是哪个客人,他好像是从工藤先生那里听来的,我以前好像跟工藤先生说过这件事,他好像把这件事告诉刑警了。我想否认也许很奇怪,就老实说了是住在你隔壁的老师,不过我也强调了这只是我们夫妻的猜测,真假也不确定。我这样说应该没关系吧?”


“没事,谢谢你特地打电话来。”靖子口中干渴,胃沉甸甸的揪成一团,有点想吐。这件事很麻烦,非常麻烦。



 

4、新的对策


石神听到靖子回来的声音,这表明靖子和工藤见面时间不长,这点令他很安心。他看着电脑屏幕上拍下的三张照片,两张工藤的,一张靖子走入饭店的,本来他还想拍一张两个人一起的镜头,但这样太容易被发现只能作罢。石神已经想好最坏的打算,到时候这几张照片应该会派上用场,不过他还是极力避免让形势恶化到那种地步。


像往常一样,石神走到公共电话亭,打电话给靖子,询问今天的状况。


“嗯……今天刑警去过店里,打听你的事。说起来有些不好意思,但店里的人曾经说过,您是为了见我才来买便当……”


靖子想拼命解释,但石神一半都没听进去,原来除了靖子以外的第三者都是这样看他的,一定都在嘲笑他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吧。


“那刑警是从哪里听到的?”

“这个……我就不太清楚了。”


石神知道,现在不是狼狈的时候,虽然不清楚来龙去脉,但警方已经把矛头对准他了,那就有必要想个对策。石神让美里接过电话,交代她,和另一个朋友聊过电影的事,现在可以说出来了。

 

5、案件性质


网球场旁的空地,汤川正在烧什么东西,从一斗深的铁罐里冒出一阵灰烟。草薙跟踪汤川至此,问他在烧什么,汤川回答:“不要的报告和资料而已,因为我不信任碎纸机。”草薙跟他说,他昨天去“天亭”有惊人的发现,就是石神暗恋靖子。现在,他会彻底盯着石神,也希望他和汤川之间能建立一个和平条约,一起共享情报。汤川说,现在他还没掌握任何线索,只是想象而已。




草薙目前的推理是:实际下手的人是靖子,因为石神再怎么痴情也不可能傻到自己杀人这种地步,毕竟靖子一旦背叛他就完了,靖子肯定要承担一定风险。所以,石神可能只是帮忙搬运尸体,或者参与杀人但绝不可能是主犯。靖子在拉面店的不在场证明也已经证实,虽然现在在电影院票根上也找到了靖子母女的指纹,但靖子还是有可能在电影放映的两小时内出来,再在电影结束以前赶回去。总之,可以肯定的是靖子把富坚约出来的,脚踏车是富坚自己骑来的,至于脚踏车上的指纹,或许是天才的失误吧。


汤川始终坚信脚踏车上的指纹不是一个错误,杀人对于石神这样的数学天才来说,应该易如反掌。在判断这起案件是突发性还是有预谋时,汤川说,如果是突发的,这就和看电影矛盾,因为用不着准备不在场证明;如果是计划的,按照石神的才智,绝不会拟出这样漏洞百出的计划。


这时,草薙接到岸谷的电话,得到一个新的情报,美里的同学证实说案发当日白天,曾听美里提起过要和母亲去看电影。根据这个信息,草薙断定这是计划性犯案,而汤川却眼神认真地摇摇头,凝重地说:“不可能。”

 

为什么汤川觉得不可能呢?被锁定为怀疑对象的石田又将如何应对呢?让我们期待明天的共读。此外,小伙伴可以在文章下面查看今天的记忆点、思维导图,以及点击文末的阅读原文,进行共读签到!我们一起阅读好书,自我成长,相遇十点,读你每天我们明天见啦,晚安!

 


点开思维导图看大图哦



每次阅读,留下你的“记忆点”:日积月累,就是你私人的知识不动产,以后表达、写作输出的重要素材。

 

Tips:每日阅读后,可以点击公众号“菜单栏”-“十点共读”-“共读吧”,开启记录功能,留下你的记忆点随笔。


今天记忆点的内容是跌宕起伏的案情。先是石神跟踪工藤,那一段恐吓词让人毛骨悚然。石神所说的让照片派上用场,以及最坏的情况又是指什么呢?这些照片到底是为了威胁工藤,还是为了证明某些关系?警方已经将矛头对准了石神,石神又要放大招了,这会引导故事怎么发展呢?最后汤川学和草薙的推理,似乎离真相更近了一步,但案件到底是突发性的还是计划性的,仍是摆在两人面前的难题,似乎,汤川已经察觉到什么,接下来他会怎么做?这些疑点,将在接下来三天一一解答。


点击底部的【阅读原文】,坚持共读签到。公众号回复「领读笔记」可查看往期精彩内容。点击☞查看6月共读书单


主播:夏萌,在北方小城努力生活,小心追梦的姑娘。在自控力的感召下开通了个人公众号:夏萌叨叨叨(ID:xiamengddd),微博@夏萌萌不萌~


领读:郝欣晴,来自十点领读营,天枰座,静若处子动如疯兔,笑点极低。微博@懒到死的熊。



↓↓↓点击文末【阅读原文】来「共读签到」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