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法网球迷讨论群

仪式与力量 |婵琴

蒋婵琴2020-04-10 20:19:28


01

“在持续磕长头的过程中,我意识到这个仪式所产生的力量。仪式如同没有止尽,而我试图让心安定,过滤渐次浮现的念头和意愿,让自己找到答案。身边围绕一团一团的蚊子。寒气袭人。在身体起落和完全俯向大地的瞬间,把肢体紧紧贴近土地。额头顶在被无数人的脚印遍布的道路之上。此刻,人记得和忘却的是什么。”


读到这段文字时,我正在特里布胡凡机场等待傍晚五点三十分飞往昆明的飞机。机场的播音员一次次广播飞机晚点,我旁边两位韩流打扮的年轻女孩按耐不住烦躁的心情,不停抱怨,要么看手机查晚点原因,要么向外眺望,确认飞机降落与否。另一位年轻夫妇,丈夫感冒发烧,妻子不停给他用物理降温的方式,减轻病症带来的虚弱,动作熟练而沉默。


我眼前的候机厅,狭窄低密、人声喧哗、闷热杂乱;巨大的落地窗外,天地辽阔、云层翻滚,晚霞万丈。我被这种交织的热闹与自然之美所震撼。如同那个奇特的国家一样,充满了穿越和神灵感。人们生活在其中,或欢喜寂静、或不言不语、或热火朝天。动物、植物、山脉、人世,都是如此的和谐、充满了生机和历史的沧桑,但随处可见的美、童真和精致,让人清醒和精神。


回到开头的那段文字,让我想到四个小时前,结伴同行的柳叶和我离开大宝塔的情形。因为多日旅途辛劳,我的身体已经出现不适,头部发热,异常沉重。但还是决定以大礼拜的形式圆满此此朝圣之旅。当我脱下毛衣外套,扎好长发,将身体匍匐于地面的时候,丝毫感受不到乏力,反而更加轻松,清凉。


那一刻,心无所念,也无所祈愿。只是重复身躯,连同心一起,臣服于大地,如同臣服于命运一样,让人心安。我的身边聚集了不同年龄和身份、肤色的人群,他们如我一样,从不同的地方来到此地,循环同样的动作,或许是为了消融刚硬的心,或是为了调伏我执,或许是为了内心的意愿……他们是如此的专注、虔诚。感受得到的恭敬、谦卑、柔顺与安定。如此仪式带给人内心的力量,从内至外散发。


当我做完大礼拜,绕过高高的红色围墙,在寻找出口的窄道上,看到一排排鲜花盛开在清澈的凉水里,那些来自礼佛者们的供养,是对莲师的敬仰与尊重,也是对自己清净、优雅之心的滋养。我仿佛看到世间所有美好的菩提心,在那一刻被唤醒与觉知。


“人是未觉悟的佛,佛是觉悟的人”、“无论我们外表如何平凡,如我们一般的每个人,都具有佛性”。那是我们内在本身就具有的能量,只不过因为俗世污染,被覆盖了尘埃,难以感知内心的自在、清凉与智慧。这是现代生活带给人的枷锁和捆绑,让我们的身心深陷其中不得自拔。为此也带迷惘与痛楚。


而有些仪式感永无止境,却能让内心生起究竟的安乐与自在。


“只以一片花瓣供养佛,就能聚集福德;我们不只积累大量的福德,同时也聚集巨大的智慧。这是利用一片花瓣,就能引导我们到智慧的方法。”一位仁波切这样解释花瓣供养的意义所在。


02

蓝毗尼是悉达多的诞生之地,也是他不断告别,发现人生真相(生、老、病、死)这些极为痛苦的现实所围困之地。他在这里完成了神性自我、对万物、人、世界的慈爱及宽容的探索之路,也是红尘万千大众所需要行走的必经之路。在那里,世界各地的寺院,充满建筑特色与佛法的庄严,里面的佛陀像光明圆满、神圣温柔。


这里的寺院不像国内寺庙,习惯人声喧嚷、烟火袅绕、商业聚集。空荡荡的小村落白天大部分时间被雾气笼罩,夜色寂静祥和。村口有一条长长的河流,还有一座拱桥,人行走于其中,仿佛隔绝于尘世之外,身心全然清安。那里的人生活原始、落后,但每个人脸上散发出的善意和平和,给人以亲切、友好之意。


我们在雾气中沿着河道旁,步行到一座白色建筑前:摩耶夫人祠。 所有的寺院都需要脱鞋而入, 摩耶夫人祠也不例外。这座历史古迹经历了无数朝代更替、战火洗礼,重建与破坏,我们在里面看到的只是垣断壁而已。即便如此,依旧有无数朝拜者历尽千辛来到此刻,只为感知内心的欢喜寂静。人们在那里静坐、诵经、绕塔,沐浴在佛陀诞生地带给自己的加持。


每个来到此地的人庄严而虔诚,连空气中都弥漫着神圣庄重的气息。祠院外面有大片的草地、池塘、古树及当地虔诚的老修行者。四周的植物和人仿佛融为一体,按照自然的法则存在,一派宁静与祥和。


对于虔诚的人们来说,深信这里是减轻污染、增加福德与智慧的积累之地。


03

在很多人看来佛法是消极、无所欲求、甚至迷信之观念。但在我看来,真正的佛陀思想,是让人学会精进、勇猛、智慧的看待自己、他人及这个世界的关系。它所构建的力量、冲击内心。所有残酷的告别、迷惘、苦痛这些人生真相带来的日常显现,才是我们需要面带和行走的路径。他传递的意义,只是让人如何带着正念、正觉,尽可能让生命活出质感。


有人曾问仁波切, 如何教育孩子从小接触、认识佛法?他说:“教育孩子不一定是为了要找工作,我认为很重要的是要让孩子学习优雅,学习慈悲,懂得怎么玩,不要太自私,这些东西比较重要。”


我想这不仅仅是为人的重要,也是佛法的教义之一。他在迷惑、困顿中给人们带来的精神超脱,恰恰联结着我们生命本质最核心问题的解决源头。


“审视世界、解释世界或藐视世界,或许是思想家的事。我唯一的事,是爱这个世界。不藐视世界,不憎恨世界和自己,怀抱爱,惊叹和敬畏地注视一切存在之物和我自己。”在书中,悉达多这样对话乔文达。


—END—

赞赏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