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法网球迷讨论群

女人千万别穿一身黑, 不信你看!

夏雪读书2021-08-23 09:43:26

“医生,宝宝怎么样?”骆暖的目光落在B超的显示屏上,这两天小东西在她的肚子里闹腾的厉害。

“宝宝很正常,也很健康,再过三个月就要生了。”

“嗯嗯,太好了,谢谢医生。”骆暖继续激动的看着屏幕上的那个小东西,那是她的孩子,结婚三年,她已经流产了五次了,这一次,终于快要生下自己的孩子了。

想想,就特别的期待。

“既然健康,那就生吧。”B超室的门突然间打开,龙沐夜徐徐走了进来,淡漠的看着骆暖。

骆暖一时还没反应过来龙沐夜话语中的意思,不由自主的问道:“你……你怎么来了?”

从她这第六次怀孕到现在六个多月了,龙沐夜从来都没有陪她来过医院,更没有过问过她肚子里的孩子的情况。

仿佛,这孩子不是他的一样。

冷漠的让她常常觉得自己当初是不是嫁错了人,可她爱他,就为了那份深爱,她为他什么都肯做了,甚至于为他的母亲捐肝。

“来人,把她带去手术室,马上生产。”龙沐夜根本不理会她,转身冲着门外的方向下达着命令。

随即,两个护士就冲了进来,不由分说的就拉起了骆暖,“跟我们去产房。”

“龙沐夜,你……你什么意思?”骆暖懵了,宝宝才六个多月,根本不到生产的时间,龙沐夜这是要强行让她生孩子吗?

可六个月就算是生下来,器官还没有长好的宝宝也不可能是健康的。

龙沐夜冷嗤了的一声,“让你生孩子,你听不懂吗?”

“不要……不要……”骆暖哭喊出声,“我不要现在生,龙沐夜你放过我。”

“骆语的病急需新生宝宝的脐带血,骆暖,你必须现在生。”

骆暖的身子猛的一颤,“骆语……骆语怎么了?”

“骆语怎么了你不知道吗?她替你割了肝,可你呢,为了嫁给我居然要杀她灭口,幸好她命大的活了过来,可惜身子一直都不好,只有新生宝宝的脐带血才能治她的病,等这一天,我已经等了六个月了。”

骆暖的身子颤的更加厉害,“所以,我这次怀孕后你没有再折腾我,完全是为了今天要我生下孩子去救骆语?”问完了,骆暖还是不相信龙沐夜是那样冷漠无情的人,当初她真的上了手术台准备为他母亲捐肝的,甚至于连麻药都打了。

她也一直以为自己的肝捐了,没想到结婚的当晚医院就寄来了一张报告单,她的肝脏很正常,真正捐肝的是她的妹妹骆语。

而她,从此就成了一个为了嫁给龙沐夜而不择手段骗婚的女人,也成了龙沐夜眼里一个最不要脸的无耻女人。

结婚那晚,他狠狠的折腾她。

她怀孕了,他会更狠的要她。

于是,她怀一次孕,他就直接在床上把她折腾到流产,再怀孕,再流产,他说她不配生他的孩子,也不允许她生。

直到这一次怀孕他终于没有再不停的要她了,她还以为他要放过她了,没想到,他允许她的孩子怀到六个月,原来全都是为了救骆语。

“对,你是骆语的亲姐姐,只有你生的孩子的脐带血才能救她,这也是你欠骆语的,带走。”龙沐夜一挥手,护士就把骆暖架去了手术室。

冰冷的手术室,冰冷的器械,骆暖直接被摁在了手术台上,龙沐夜冷冷的看着她,对身旁的医生道:“不需要打麻药,直接剖腹取出孩子,她要是敢动也没关系,大不了手术刀就从孩子的头上切过去,反正,我只要脐带血,对了,捎带的把她的肝也随便切一些,留了三年了,是时候切了。”

听到这里,骆暖惊惧的望着龙沐夜,她不打麻药她能忍,可是她不能忍才六个月的宝宝就这样被剖腹取出。

“沐夜,这孩子也是你的骨肉,就算你要救骆语,可好歹再等一个月好不好?”那时候孩子七个多月了,生下来就能活了。

“不行,骆语的病等不起,动手。”龙沐夜说完,转身便走出了手术室。

被固定在手术台上的骆暖一动也不敢动了,耳朵里全都是医生拿起器械的声音。

她甚至连抖都不敢抖了,生怕抖动一下医生下刀的位置偏了,就切到了她孩子的小手小脚或者是切到头什么的,想想,心便会抽痛不已。

骆暖紧闭着眼睛,可发现越是闭眼睛对周遭的声音越是敏感越是害怕,咬了咬唇,骆暖还是选择了睁开眼睛。

眼前全都是戴着口罩的医生和护士,还有手术刀钳子什么的,她紧咬着唇来消解身体里散发出来的恐惧感,却还是止不住的害怕。

冰凉的刀刃真的落下来了,就落在她的小腹上。

她吓坏了。

强忍着不抖不动。

“刷啦”,手术刀切开了她的腹部。

“啊……”那剧烈的疼痛瞬间袭过全身,骆暖咬破了唇定定的躺在手术台上,不能动,一定不能动,为了宝宝,她必须忍。

痛。

太痛了。

她觉得她要死了。

骆暖感觉一只手就在她的肚子里掏呀掏,那每一下掏动的时候,她整个人都会死一回,然后为了见到宝宝又强行的让自己再活过来,她怎么也要坚持到宝宝生下来。

“取出来了,是个男孩。”一个女医生抱出了孩子,用力的打了一下孩子青紫的小屁股,骆暖依稀听到了宝宝的哭声,那么的低那么的弱,才六个多月的孩子,要怎么活下去呢?

她疼得咬破了唇,血色沿着唇角缓缓流淌,可这全都敌不过孩子那虚弱的哭声,让她心痛到无以附加。

龙沐夜,怎么也是他的孩子,他太狠了。

她才以为她要解放了好看看自己的宝宝,两个医生的对话又把她打入了地狱,“龙先生要求给她切肝,切多少呢?”

“不是说随便吗,那就随便切吧,王医生,你主刀,赶紧切完了缝合完了大家好下班。”

手术刀再一次的落了下来,这一次,骆暖到底扛不住了,她昏了过去。

醒来,已经是隔天的早上。

骆暖是被疼醒的。

伤口虽然缝合了,但是输液的药剂里,没有任何止疼的成份,她吃力的睁开了眼睛,“小锦,小锦……”脑子里全都是宝宝虚弱的哭声,她早就给宝宝取好了名字,男孩叫龙锦,女孩叫龙瑟。

可回应她的是一片安静。

一张女人的脸突然放大在她的面前,“姐姐,你醒了呀,想不想你的小锦?”骆语抱着手臂就站在她的床前,冷笑着问到。

听到骆语的话,骆暖顾不得疼,急忙的扫向周遭,果然,她的小锦不在她的病房里,“骆语,小锦呢?你把小锦还给我。”

“行,把那个小杂种还给你也不是不可以,不过,你得给我磕头,磕得我满意了,我就把你生的孽种交到你手上。”骆语冷笑着,她就喜欢看骆暖无助的样子。

这几年,骆暖每一次流产被送进医院的时候都很无助。

那无助的样子倒是显得有点楚楚可怜。

突然间,一个念头闪过骆语的脑海,难道就是骆暖楚楚可怜的样子让龙沐夜放不下吗?

不管怎么样,龙沐夜从来都没有说过要与骆暖离婚。

骆暖的脑海里闪过的全都是小锦皱巴巴的一张小脸,那么小的孩子,也不知道现在情况怎么样了,一咬牙,她只好道:“好,我磕头。”

吃力的坐起,只是坐起,她全身都是冷汗。

腹部痛得她牙齿打颤。

可她什么都顾不得了,顶着伤口的疼硬是下了床,颤巍巍的跪下时,整具身体都是抖着的。

疼,她很疼。

骆语居高临下的看着跪下的骆暖,“磕头呀,否则,你这辈子都看不到你的小锦了,哈哈哈。”

骆暖忍着痛缓缓俯身,一个,两个……

每磕一下,她全身都痛得仿佛死过了一回回。

可为了小锦,她甘愿。

那是她的孩子,哪怕只怀了六个多月,那也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龙沐夜不稀罕,却是她的宝贝。

她的亲亲宝贝。

宝贝,一定要活下来。

血水,沿着小腹流淌而下。

染红了骆暖的衣衫,也染红了她身下冰冷的地板。

不知道磕了多少个头了。

骆暖只剩下了机械的磕头的动作,大脑一片空白,眼前骆语的那双精致的皮鞋也越来越模糊。

一串低沉的脚步声徐徐而来,骆语心一跳,耳听得脚步声马上就要到了门前,她立即俯身,假猩猩的一手扶向骆暖的腰,语调温柔的道:

“姐姐,你就算是不喜欢我要打我,也不用自己下床过来打我,我过去任你打任你骂就是,你看,你又流血了。”这一句的尾音还未落,她身后的门便大开了。

龙沐夜走了进来,眼看着骆暖虚弱的站起,腹部血淋淋一片,地上也是一片血水,他烦躁的解了一下领带,“不想活是不是?不想活就直接给我跳楼去,才做完手术就想打骂骆语,你这样你自己不觉得恶心,我看着你恶心,骆语,我们走,不必理她。”

骆暖心一抖,此时什么也顾不得了,用力的一推骆语,直接又跪了下去,“龙沐夜,小锦呢?我求你把他还给我。”

她想孩子,她现在满脑子的全都是她的小锦,那么小的小婴儿,他还活着吗?

“骆语,你没事吧?”龙沐夜却理都没理骆暖,直接越过她颤巍巍的身子搂住了只踉跄了一下就站稳了的骆语。

骆暖的心一颤,此时在龙沐夜的眼里,骆语的一切,远比她这个才手术完的人重要多了。

哪怕只是差点假假的摔倒也比她这个全身是血的人重要。

凄冷的一笑,骆暖缓缓起身,再不去看搂抱在一起的男女,一步一疼的走出病房,龙沐夜不告诉她,她就自己去找小锦。

血水,随着她的脚步,滴淌了一地。

“沐夜,你看姐姐她失魂落魄的,你就把小锦交给她吧,姐姐好可怜。”骆语依偎在龙沐夜的怀里,柔声的劝着他。

“她可怜?你被无端的切了肝时她有想过你的可怜吗?还有,就她现在这个样子,她能照顾小锦?她想都别想,来人,把骆暖拦住。”

龙沐夜一声低吼,才走出病房两步的骆暖就被他的人拦住了,“太太,先生请你回病房。”

骆暖深吸了一口气,还是咬牙道:“我只想看看小锦,就看一眼,你们放我去看一眼小锦,我就回来,好不好?”她哀求着,为了小锦她放下了所有的自尊,就为,见那孩子一面。

“这……”

“把她架进来,一身的血,不知道的还以为我龙沐夜要弄死她呢,回来。”

“是,先生。”两个人不由分说强拉着骆暖就把她架回了病房,直接就摁回了病床上。

骆暖挣扎,就想再下床再去找小锦,“放开我,放开我,我要见小锦。”

“绑了她,再喊,把嘴也堵上。”龙沐夜冷冷看着无助挣扎的骆暖,又下了一道冰冷的命令。

骆暖一下子僵住,目光幽幽的落到龙沐夜的身上,“你要他们绑我?”她昨天才被剖了腹切了肝,还全身是血,可他居然要人绑她。

“对,免得你象个疯子似的乱跑,绑了。”龙沐夜说着,搂着骆语的手紧了紧,仿佛是在担心骆暖再伤了骆语似的。

男人的声音,男人的无情,这一瞬间,骆暖的心如同手术刀划过腹部时的感觉,别样的痛,痛彻心扉。

骆暖轻轻闭上了眼睛,手臂缓缓伸开,腿也分开,血水继续沿着小腹流下,那画面,要多疼就有多疼的感觉,“呵呵,来吧,绑我呀,龙沐夜,你要是不绑我,你就不姓龙,你就是混帐王八蛋,你早晚有一天会下地狱的。”

都说虎毒不食子,可龙沐夜连自己亲生的孩子都要弄死,这样的父亲还有人性吗?

突然间,骆暖心底里的深爱瞬间被抽离了一样,只要一想到那么小的孩子淹淹一息的躺在这个世界的某一个角落而无人照顾,她就不想活了。

就与小锦一起离开这个世界好了。

就算是她对龙沐夜的无声的抗议。

她死了。

小锦死了。

一了百了。

“这……”两个保镖看向龙沐夜,都在等他再一次的指令,哪怕龙沐夜之前真的说过要他们绑了骆暖,可看着一个全身是血的女人,到底还是下不去手。

“沐夜,你放过姐姐吧,她不过是要见自己的孩子罢了。”骆语又一次低声的为骆暖‘求情’了。

“哈哈哈,骆语,我的好妹妹,你是不是想要我感谢你现在的好心呢?不过真报歉,我一点也不感谢你,骆语,我就是变成鬼,我也不会放过你,你会不得好……”

“你给我闭嘴。”龙沐夜一下子松开了骆语,一步上前一巴掌打在了骆暖的脸上。

骆暖眼冒金花,眼前的男人那张俊美的面容越来越扭曲了,骆暖唇角勾起了一抹凄凉的笑意,“你连我诅咒她都舍不得,你只爱她是不是?”

她轻声问,带着浓烈的绝望,她现在真的不求龙沐夜再爱她了,她只求他把她的孩子还给她,这也不行吗?

“是,我只爱骆语一个。”转身,龙沐夜不再看骆暖,又一次吩咐保镖道:“把她绑了,不许她随意下床。”

龙沐夜说完,拥着骆语往门前走去,“我们走,以后她这里,你不要再来了,她这个女人根本不识好歹,你心疼她来看望她,可她居然诅咒你。”

“沐夜,姐姐只是太想孩子罢了,其实,你把小锦交给姐姐,那孩子也许就能吃奶水了呢,再不吃点东西,他会饿坏的……”

他会饿坏的,骆暖的耳朵里全都是骆语的这一句,她的脸色越来越苍白了,小锦不吃东西吗?

“龙沐夜,你回来,你把小锦还给我……”骆暖拼命的高喊着,血水一直在流,脸上的血色也在悄悄的散尽。

可回应她的就是没有任何的回应。

龙沐夜还是不肯把小锦还给她。

骆语的声音越来越低,渐渐的,骆暖什么也听不见了,眼前只有小锦静静的躺在一张小床上的小身子的画面,小锦快要死了,快要饿死了……

骆暖的两手两脚全都被固定在了床脚上。

护士来了。

开始处理她腹部的刀口。

刀口早就绷开了。

重新缝合,重新包扎。

全程,骆暖安静的躺在病床上,眼睛一直空洞的望着天花板,没有半点反应。

天黑了。

天亮了。

天又黑了。

病房里淡弱的光线打在骆暖苍白的小脸上,食物的香气飘在周遭,可她一点胃口也没有。

她什么也不想吃。

就算是吃了变成了奶水小锦也吃不到。

小锦好饿。

她就陪着小锦一起饿着好了。

“太太,你少吃点,否则,你不补充营养伤口不好愈合。”新来的护士小声的劝着骆暖。

骆暖依然安静的如雕像般的躺在那里,不回应,也不吃。

门开了,龙沐夜走了进来。

望着护士手里的碗,满满的粥,骆暖根本没吃。

“给我,你出去。”龙沐夜伸手拿过护士手里的粥碗,便坐到了床边。

冰冷的声音,终于惊醒了骆暖,轻轻抬眸,望着眼前男人俊美无俦的一张脸,他一直都是她眼中最帅的男神,但是此刻,他就是她眼里的恶魔,“龙沐夜,你把小锦还给我,行不行?”

三天三夜没有吃过东西了,可她还是不想吃。

她就想见到小锦。

“不行。”龙沐夜没有丝毫的犹豫,孩子还在保温箱里,很虚弱,他不想骆暖看到孩子淹淹一息的样子。

骆暖心一抖,再也不想看见这个男人了,“龙沐夜,你出去,我不想看见你。”

“把粥吃了,否则,你一辈子都甭想看到孩子。”龙沐夜威胁的说到,医生说了,骆暖再不吃东西,不止是刀口不好恢复,只怕这月子里留下的病根会陪伴她一辈子而不治了。

骆暖瞟了一眼龙沐夜手上的粥碗,“我吃了粥,你就让我看孩子?”

“不行。”

又是一声冰冷的拒绝。

骆暖闭上了眼睛,再也不想理会龙沐夜了。

既然他怎么也不肯让她见儿子,索性都是一样的结果,她就当他不存在好了。

病房里一片死寂,那是一种让人窒息的感觉。

突然间,龙沐夜用力的一砸,粥碗便连粥带碗一起碎在了地上,随即,他站了起来,“骆暖,你不吃东西死了也好,反正,你就算不死我也不许你见小锦。”

‘死’只有一个字,可是这个字代表的却是一个生命的终结。

不,她不能死,龙沐夜恶毒的话语提醒了她,她死了还怎么能看到小锦呢?

扭头看龙沐夜气汹汹离开的背影,骆暖的唇角终于勾起了一抹笑花,“护士,我要吃粥。”

骆暖连吃了两碗粥,这才闭上了眼睛。

她这两天很安静,所以,身上的绑带已经解了。

护士离开了。

病房里一片安静,骆暖这才悄悄的睁开了眼睛。

应该是吃了粥的缘故,她终于有了些微的力气。

吃力的下了床,汲了拖鞋悄悄的到了门前,一条门缝望出去,走廊里寂静无人,居然半个人影都无。

骆暖身形一闪,就悄然闪了出去。

没有人告诉她小锦在哪里。

不过,小锦那么小,按道理就只能呆在保温箱里。

她知道医院出生宝宝的保温室在哪里,就去那里碰碰运气,说不定,真的能见到小锦呢。

想到这里,骆暖的脚步不由得加快了,快步的朝着那个方向飞奔而去,此时,腹部的伤口都不觉得疼了。

到了。

骆暖正要推门进去,突然发现里面有两个护士。

她只好停住了脚步,就想等两个护士出来了她再进去。

都说男孩象妈女孩象爸,小锦长的一定象她,她一定一眼就能认出来的,况且,保温箱上都有标注孩子的名字的。

所以,她可以等。

“小夏,我看那个龙锦怪可怜的,听说从出生到现在,只喂过一点温水,照这样下去他根本不可能增加体重的,这是连出院都困难呀。”

“是孩子爸不让喂奶粉的,说是谁敢喂喂坏了肚子直接送去警察局,我可是上有老下有小要照顾的,我可不想进警察局。”

“真的是孩子爸不让喂的?”

“当然,咱们妇产科所有的医生和护士都知道这事,就你这个今个新来的不知道,记住了,千万不要给那孩子喂奶粉,否则,你要是被送去警察局,那可不关我的事,也不能怪我没有事先提醒你。”

骆暖的心一颤,她之前只知道龙沐夜够狠,强行的把才六个多月的胎儿取了出来,此时才发现他还有更狠的,哪怕是孩子已经出生了,他利用完了孩子出生时的脐带血,就再也不想管孩子的死活了。

骆暖只觉得太阳穴嗡嗡作响,脑子里全都是小锦从出生到现在只喝过温水没有吃过奶粉的话语,眼皮突突直跳,突然间,接近崩溃的骆暖一下子推开了保温室的门,大步的冲进去,“小锦在哪?你们把小锦给我。”

“你出……你出去。”一个护士看到是她,惊的就要去推她出去。

骆暖身子灵活的一避,就避开了护士,然后开始一个一个保温箱的看过去,她速度极快,为了找到小锦,她真的是拼了。

“小锦……”终于,她看到了保温箱里巴掌大的小婴儿,皱巴巴的小脸一片苍白,一看就是营养不良。

龙沐夜,孩子真的是他的骨肉,他真的忍心这样饿着孩子吗?

骆暖一下子就抱出了小锦,不管不顾的往保温室外冲了过去。

未完待续

龙沐夜真的没有给孩子吃饭吗?骆暖能带小锦逃出去吗?

长按二维码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