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法网球迷讨论群

老公偷交4个【女友】,竟一夜间被4个女人搞的倾家荡产......

心灵歌曲2021-10-10 15:24:02

李小军看着自己的狗,脸上露出惊讶不已的表情。


就在半小时前,他养了五年的土狗突然开口跟他说话了,说他是一个由异世界穿越而来的医圣,结果因为失误,灵魂穿附到了这条叫大黄的土狗身上。

大黄蹲坐在屋子中,看着李小军家徒四壁的陋室,一双狗眼中满是失落:“你家穷成这样,我以后的日子可是难过了。”

李小军一摊手,说:“谁让你穿的时候不留心呢,我是村里有名的穷光棍,也没有啥文凭,现在只是一名洗脚小工,一个月的工资还不到两千块。”

他家住农村,中考时出了意外从而辍学,被一个远亲收留当了洗脚小工,这一干就是好几年。

大黄沉吟了一下,对李小军说:“我把医术传给你,凭借我的本领,让你在这个世界混个风生水起,衣食无忧还是不成问题的。”

大黄说完,就像人一样直立起来起来,抬起前爪按在李小军的额头上。

瞬间,李小军就感觉周围的空间一下子虚无起来,他置身在无边的黑暗中,有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符号从四面八方飘进他的身体,消失不见。

“李小军。”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大黄的声音把李小军拉回到了现实世界。

李小军睁开双眼,他的身体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他不信地问大黄:“你所谓的传授就这么简单?”

大黄蹲坐回原来的位置,仰着头,自负且高傲地说:“我的医术高深莫测,在原来的世界中,有无数的人崇拜和追随我,花费无数的心血和财力,想讨我欢心,让我给他们看病,我都不屑一顾。我现在也就是传给你万分之一的本领,就足够你在这里扬名立万了。”

李小军实验之后,发现果然有一手医术,顿时喜之不尽,虚心请教大黄起来,直到上班的时间到了才匆忙地跑去上班。

李小军在三平街一家名叫“生活美”的洗浴休闲中心上班。单位管理严格,如果迟到一次,月全勤就报废了。

李小军几乎是踩着上班的铃声跑进了洗浴中心,这时,其它的洗脚小工早都换好了白色的工作服,站成了一排在听主管林三猛叉腰训话。

林三猛长得又黑又高,仿佛一只大猩猩。

他凶恶地瞪了李小军一眼,说:“你是伺候人的,给人洗臭脚的,不是当大爷等着人家来给你洗脚,赶紧换衣服干活。”

势利眼的林三猛平素里就看不惯身为洗脚小工,家里又一贫如洗的李小军,今天他更是故意使坏,给李小军安排了一个非常难搞的客人。

这个客人叫素梅,年纪三十左右,是洗浴中心的VIP客户。

论相貌,她长的还真不错。但是她有个难言之隐,就是身上体味非常重,腋下狐臭,足下脚臭。到了冬天还好说,到了夏天,基本是三五米之内不敢站人。就因为这样的缺陷,她时至今日还没有嫁人,成了三平街有名的大龄剩女。

也许是因为生活的不如意,素梅的脾气就比较大,几乎每次来洗浴中心都要挑起点事端。

不过因为她出手阔绰,所以洗浴中心还是不敢把她拒之门外。

今天林三猛就把给素梅洗脚的活儿派给了李小军。

李小军心里叫苦,脸上却不能挂出来。他来到素梅面前,笑着问:“素梅姐,你今天是要牛奶足浴还是中药足浴?”

素梅穿着一件灰色休闲夹克,加一条不太长的包臀短裙,足下是一双高跟皮鞋。

她摆弄着手里的手机,头都不抬:“中药足浴外加指压按摩。”

李小军马上找来中药足浴粉,放到装有热水的足浴盆中。

他蹲了身,解开了素梅的鞋带,把她的鞋子给脱了下来。

一股刺鼻的汗脚臭在整个足浴室开始弥漫,大家都纷纷借故躲到一旁,不敢靠前。

李小军是无处可躲,尽管他屏住了呼吸,但是那双脚散发出的臭味让他还在不住地作呕。

素梅放下手机,眼睛一横,问道:“你怎么了?”

李小军挤出一个笑容:“素梅姐的脚握在手里,我心情有点激动。”

他一边说话,一边迅速地把那双脚给按到了水里,臭味源头被水给封闭起来。

素梅嘴里轻哼了一声:“贫嘴贱舌。”她接着低头玩手机。

隔着水仔细看去,素梅的脚又小巧又白净,很有女人味。

她的腿型也很好看,白皙修长。丰润的臀又翘又挺,把短裙撑的圆鼓鼓的。

她的裙子本来就不长,再加上她坐的高,而李小军坐的位置低,所以,李小军稍微一抬头就能看到她腿内的蕾丝花边。

李小军心里一阵激动,他不得不深呼吸几下,这女人要不是体味太重,简直就是一块宝玉。

谁知,李小军的深呼吸让素梅起了误会,她说话的声调马上提高了八度:“李小军,你什么意思,是不是嫌弃我脚有味道?”

李小军不慌不忙地答:“素梅姐,咱们三平街都知道你是个要强的女人,我也特别佩服你。今天对你也说些掏心的实话,你这双脚确实挺臭的。”

他的话一出口,整个足浴室顿时变得死一般安静。

洗脚小工们一个个都张大嘴瞪大眼睛,大家都像是被施了定身术一样,愣愣地看着李小军。他怎么敢当着素梅的面这么说话,敢情李小军是活腻歪了?

素梅已经快要到了崩溃的边缘,她双唇颤抖,尖利地喊:“林三猛,你滚出来。”

林三猛几个大步就来到了素梅身旁,嘴里不住地道歉:“这小子今天没吃药,说话跟放屁一样。一会儿我就开了他。”

“李小军,瞧瞧你干的好事。”林三猛变脸比翻书还快,转头对李小军说话的时候,那副嘴脸已经从低眉赔笑脸变成了凶神恶煞的表情。

李小军不慌不忙,对着素梅说:“素梅姐,脚臭也不算得啥大问题,今天,我给你把这个毛病彻底治好,你看成不?”

“你不过是个下贱洗脚的工,狗都不如的东西,还敢在素梅姐面前继续胡说八道。”林三猛抢过话。

“林三猛,我是个洗脚工,我流汗挣钱,凭自己双手吃饭,我怎么下贱了?我说能治就能治,不是胡说八道。你说话才跟放屁一样呢。”李小军不示弱。

林三猛被李小军噎得下不来台,伸手就要打李小军。

“林三猛,你住手,让他试试,如果他不能治好我的毛病,我饶不了他。”素梅的声音从一旁传了过来。
素梅坐在那里,一张脸拉的老长,双脚泡在盆中,双眼中神情复杂地望着李小军,里面有憎恶、怀疑,还有一丝丝的期待。


李小军刚从大黄那里得到了不少的医学秘术,像素梅的这种脚臭的小毛病,对现在他的知识储备而言,简直如同大学毕业生参加幼儿园入托考试一样轻松。

他捧起素梅的两只脚,用一只脚的足根压在另一只脚趾缝隙稍后处,然后将脚跟向前推到脚尖处,来回反复地按摩。

素梅的脚在他的按摩之下,渐渐发红、发热。

素梅感觉到一股暖意,慢慢地汇聚到涌泉穴,顺着她的身体,经脉上行,来到了丹田。她整个身体舒畅无比,令人愉悦。

她感觉很爽,很享受。

她的双腿紧紧地绞缠在一起,一种奇异的感觉,一波一波,如同潮水,将她不断侵蚀。

她双目微闭,脸色红润,难以抑制的声音从她的嘴里发出来。

林三猛被吓了一跳,素梅这样子不像是足疗按摩,怎么像是被人触碰到兴奋点了一样。

李小军按摩完毕,素梅才从一种神魂迷离的状态中缓过来。

“小军,你按摩的手法真好。”素梅红着脸,不好意思地说:“我也形容不好,反正,反正就是特别的棒。”

李小军知道,在按摩足部的时候,他不断地通过经脉给人体补充肾气,固本培元。

肾主生育。而素梅是个没有任何经验的女人,对这方面的反应会尤其强烈些。

对于这些,他不好在众人面前点破,只是简单地说:“素梅姐,你现在看看脚还有没有味道了?”

素梅低下头,发现常年在自己双脚上的那种令人嫌恶的恶臭居然消失不见了!

她心花怒发,一下子跳起来,抱住了李小军,兴奋地说:“太好了,真的治好了,一点不臭了。”

她身体的热力和动作,让李小军好不尴尬。

他不着痕迹地推开素梅,提醒说:“姐,你该结账了。”

按照洗浴中心的价格,中药足浴加指压按摩一共是一百七十块钱。素梅是VIP 贵宾,可以打个八五折。

素梅把卡掏出了,吩咐林三猛:“你去总台把账给结了。另外,我要给小军五百块的小费。”

五百块的小费?

李小军吓了一跳。

像他这样的洗脚工,每个月工资也就是两千左右。偶尔有出手大方的客人,给个小费也就是五块八块的。没想到今天素梅居然能给他这么多钱。

林三猛听了,心里非常不爽。

本来想借着素梅的手整整李小军,谁知道反而让这小子顺锅台上炕。

林三猛说:“素梅姐,自从这洗浴中心开业以来,还真没有出现过像你出手这么大的客人。整个足浴室的人一个月的小费都没有这么多。”

他的目的是侧面提醒下素梅,这个钱给的超出正常范围太多了。

素梅一摆手,不耐烦地说:“你马上结账去,我还有事要走。”

她拿出自己的名片,递给李小军,笑吟吟地说:“小军啊,今天我有事,先走一步,回头有时间我再过来。你手法太高了,我下次还要你,换人可不行。”

在生活美里工作的人都知道,素梅是个性子古怪的剩女,服务上一点不周到,她都会大喊大叫。

今天李小军不但全身而退,还获得了一个突破历史记录的大红包,这让整个足浴室的人都感觉意外和惊喜。

大家都起哄让他请客,李小军下班后跟着几个关系较好的哥们儿一起出喝了点酒。

喝酒盖脸,有人就说:“小军,长大能耐了,素梅那个妞今天被你搞的玉仙玉死,哈哈哈。”

有人惋惜地说:“小军本来就是聪明人,当初他的学习成绩名列前茅,要不是出了那个事情,他怎么能落到干洗脚的地步呢?”

有人说:“你这话我不爱听,洗脚工怎么了,我们也是人,小军今天真特么的给我们露脸提气,林三猛以后要是再欺负人,我们就干他。”

李小军跟大家吃的挺高兴,但他没有忘记大黄,他知道今天这么露脸其实都是它的功劳。

他特意多点了几盘肉菜,打包回家带给大黄吃。

推开自己的房门,李小军被眼前的情形给吓了一跳。

大黄正趴在键盘上面,认真专注地看这电脑屏幕。

它眼睛瞪得大大的,几乎都要掉下来了,尾巴兴奋地拼命摆动。

“你回来了。”大黄依然专注地盯着电脑,连头都不回。

李小军手里的肉也没能把它给吸引过来,它只是举起前爪,应付性地对李小军摆了摆。

“你在看什么?”李小军来到电脑前,探头看去。

原来大黄居然在看他那些深藏在电脑里面的高清晰无码岛国电影!

李小军手忙脚乱地把大黄给扯了下来,把电脑给关了:“朋友拷贝的,我还从来没有看过”

大黄对此大为不满:“你不说谎会死么,我看你是没有少看。我费了好大力气才从你电脑里面找到的,你这么就给关了。”

李小军立刻把手里的肉给送了过去,狗的本能让大黄不能再保持矜持,狼吞虎咽起来。

“这里真的很好,我太喜欢地球了。”大黄躺在地上,打着饱嗝跟李小军说:“这里的女人都很好看,这里的东西也很好吃。”

“我发现你很色,很馋。”

“不色,就不是男人了。”它明明只是一条狗,却把男人这两个字说得理直气壮的:“我在那个世界的时候,有无数的美女对我投怀送抱,我来者不拒。”

“你那么厉害。我就没美女投怀送抱,就是母苍蝇都不往我跟前飞。”李小军悲哀地说。

“我可以教你针灸之术,只要你能得我三分真传,保你以后飞黄腾达,美女如云,财富如山,不是梦。”

“好啊,你赶紧教我吧。”想到今天的医术实战,李小军对大黄的话深信不疑,他要学医的心情简直是急不可待。

“我可以继续教你,但是你必须每天让我吃肉,还要告诉我电脑里的小电影所有存放地址,另外,你还要不断更新影片。”大黄开出了的条件。

“大黄,你真我的淫民教师。”李小军无奈地说。

不知道谁发明的色狼这个词,狼很无辜,明明色的是狗。

第二天,盛装打扮的素梅就又来到了生活美洗浴中心,点名找李小军。

李小军:“姐,你过来了。今天你选啥足疗套餐?”

素梅对着李小军呵呵一笑,上前挽起他的胳膊,说:“小军啊,姐今天不但要你足疗按摩,还要你给我全身按摩,行不?”

看着眼前丰满迷人曲线,李小军心里不禁一颤,但还是说道:“素梅姐,我只负责足疗。”

在生活美有全身按摩这个项目,但那却是更上一层楼,更为高档的地方,足疗只是这里最简单的项目。

素梅满不在乎地说:“我不管,今天就要你来给我按摩。林三猛,给我开个VIP 按摩房。”

客户是上帝,尤其是像素梅这么财大气粗,同时脾气恶劣的客户,生活美的员工谁也不敢得罪她。

素梅挎着李小军,走到了楼上装潢华丽的包间中,享受一对一的VIP 按摩服务。

素梅在生活美是土豪客户,她在洗浴中心有个非常熟悉的按摩师,名字叫金宝。

金宝不但人帅,嘴还甜,忽悠得素梅在他名下办了张高额的专属按摩消费卡。只要素梅过来,就是金宝为她提供按摩服务。

这次,金宝听说素梅过来,立刻如同打了鸡血一样,对着镜子仔细整理了一下,匆匆忙忙地赶到了单人间。

刚一走到走廊,金宝就看见了素梅正亲热地挽着李小军的胳膊,正要推开单人包间的门。

金宝几步上前,一把将李小军推开,发出自认为最迷人的笑容:“梅梅,你今天来按摩,怎么也不事先通知我一声,好久不见,我都想死你了。”

素梅又重新挽上李小军说:“今天不用你,小军给我按摩就好了,你该忙啥就去忙啥吧。”

金宝顿时怒火中烧,对着李小军说:“你是楼下洗脚房的,这里是你能来的地方?你会按摩?赶紧放开素梅,从我眼前消失。”

虽然同样是生活美的员工,同样是从事侍候人的服务员,但是在这里有个默认的等级划分,按摩师地位最高,搓澡工地位其次,李小军这样的洗脚工是最低等的。

而且,金宝这样的按摩师,在明面上是提供按摩服务,其实背地里也会给一些女客户提供一些超出合理范围的服务。

素梅虽然是个脚臭腋臭脾气更臭的大龄剩女,但人生得漂亮,身材又好,金宝早就对她想入非非了,可惜素梅没那方面的需求,根本不搭理他,平常来最多就是按个摩,不会有任何逾越。

今天眼见素梅要被一个最下等的洗脚工给抢过去,而且还亲密无间的样子,金宝心里是嫉恨异常。

见金宝教训李小军,素梅的脸马上拉下来了:“你算什么东西,有资格这么跟小军说话么?他怎么不会按摩,他怎么不能来这个地方了。你立刻从我眼前消失。”

说完素梅就自顾自拉着李小军走进了按摩单间,“砰”一声,重重地把门关上。

金宝被素梅噎得说不出话,转了身,气呼呼地跑去找主管林三猛告状。

单人按摩房中,橘黄色的灯光昏暗,米黄色的厚帘将窗户遮盖的严严实实的,房间中弥漫着一股薰衣草的香水味。

这里的温度比较高,李小军感觉有些热。

素梅轻车熟路的走到内间,换上了适合按摩的宽大浴袍。
由于篇幅原因,更多精彩内容请长按下方二维码扫码识别即可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