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法网球迷讨论群

妻子发现丈夫拿着手机在流泪,妻子偷偷看后一夜睡不着!

心情签名2021-09-13 12:56:30

一部看哭了上亿人的短片!(真心建议看看!)

(温馨提示:请在WiFi下观看视频)

儿子下班回来刚走到房门口就听见:

媳妇大声的对婆婆说:“煮淡一点你就嫌没有味道,现在煮咸一点你却说咽不下。你究竟想怎么样?”

儿子打开房门,母亲一见儿子回来,二话不说便把饭菜往嘴里送。儿子过去试了一口,马上吐出来,转身对老婆说:“我不是说过了吗,妈有病不能吃太咸!”

原创 | 宇达被阙东进拦下了,他有些心虚,看见蒋武奎和李剑伟也围过来了,他知道,自己这些人连一个人都对付不了,何况这么多人了!  “你,你。你还想干什么?”宇达结巴着说。  “你不是说让我们等着么?我们等着什么?等着你叫人来?我让你到阴曹地府去叫阎王爷来,你信不信?”阙东进说着拿着宇达的手用了点力,宇达蹲了下去。  “我,我不敢。好汉,饶命。”宇达哭丧着说。  “宇达,我们记住你了!以后,只要我们听见谁说,你依旧欺负人,我们会随时娶你的狗命,你信不信?”阙东进看着宇达。  “我信,我信。好汉,我再也不敢了,真的不敢了。”  “你给我记住了,你刚才欺负静香,她如果有半点闪失,我不仅要了你的狗命,会连你家的人都不会放过!知道么?”阙东进不放心,加了句话。  “知道了。我对她不敢了。好汉,我真的不敢了。”  “滚吧!”阙东进的手一推,宇达又跌倒在地上了。  几个人赶紧扶起宇达,几个人灰溜溜地走了。  “谢谢,谢谢。”静香看了看张大虎他们,连声道谢。  “你家在哪里?我们送你回家吧!以后小心点,别单独出来,我怕宇达不会死心。”阙东进看着静香,发现这个少女的眼睛里有股倔劲儿,但脸上却是温情满满。  “没什么大不了的,他不过是一个纸老虎,不敢胡来。我家就在附近了,你们到我家里去坐坐吧。”静香笑着说。  “东进,你看?”张大虎看着的阙东进,他的表情看出,他很想去静香家里。  “走吧,去看看。”阙东进说。  “静香,你好漂亮。”蒋武奎笑着说。  “谢谢夸奖。走吧。”静香笑了笑,在前面带路。  “静香,宇达缠着你多久了?”李剑伟问。  “他是花花公子,缠什么缠?看见女的他就想调戏。我跟他根本没有一起过,你们别听他胡说,更别相信他说的什么恋爱。”静香说。  “我们当然不相信了。你这么清纯的姑娘,怎么会跟一个流~氓恋爱?再说,如果恋爱,不会再路上那样打他的脸。”阙东进笑着说。  “还别说,看见你打宇达的脸,真是爽!”张大虎笑起来。  “我看见你打得他们都趴下,才爽呢!”静香也笑起来。  阙东进看着静香的腰身,心里说,这个静香真有趣,竟然跟着张大虎说爽,她不仅面容好看,身材也棒!呸呸呸!我都想什么了!  “到我家了,你们进来吧!妈妈,我的朋友来了!”静香走进门就喊起来。  “朋友来了,屋里坐,倒茶呀!”一个快五十岁的妇女走了出来。  “妈妈,这些是刚认识的朋友,他们刚才在路上救下了我。”静香笑着说。  “你怎么了?谁欺负你了?”静香妈看着她,很关心地问。  “没什么,就是那个流氓,前几天在家门前被我赶跑的那个,他在路上拦住我,强迫我跟他谈恋爱,我不从,吵起来了。”静香说。  “那个死流~氓老这样怎么好?我们可得罪不起他呀!静香,我们该怎么办?”静香妈有些焦急。  “妈妈,你别怕。对于坏人,你越是害怕,他越是欺负你。我才不怕,他们要是再敢来家门前捣乱,我拿刀子砍他!”静香握住了她妈的手,“妈妈,告诉你,今天这几个朋友好好地教训了他,说他再敢欺负我,会要了他的命,那个流氓其实很胆小,跪着求饶呢!”  “哦,这样呀!谢谢你们啦!”静香妈看着阙东进他们说。  “大妈,你放心吧!那个流氓不敢来欺负你们的,我警告过他了。”阙东进笑着说。  “但愿吧!你们坐,我们家也没什么招待你们的,喝杯茶吧!静香,给你的朋友们倒茶呀!”静香妈笑看着阙东进,见他长得帅气,说话也温和,心里很是喜欢。  “我们找到家看看,不喝茶了,我们还有事,我们要走了。”阙东进说。  “我们还有事,静香,以后出门注意点。如果那个流氓还欺负你,你别跟他硬碰硬,过几天,我们来看你,如果他还敢欺负你,我们来收拾他!”张大虎说。  “谢谢。你们放心,我知道怎么保护自己。”静香说。  “我们走了。”阙东进说着扯了扯张大虎的衣袖。  “好了,我们走了。”张大虎说着转身出门了。  四个哥们离开了静香,走出了一段路,他们开始谈论着今天发生的事。  “东进,你看静香以后会不会有事?”张大虎问。  “不会有什么事的,宇达那小子不会有那么大的胆子。对了,今天打架的事,我们四个人不能任何人说,知道么?”阙东进说。  “知道。”张大虎他们三人回答说。  “大虎,你会不会爱上静香?小护士,很温柔的。”李剑伟笑着说。  “剑伟,你说什么?我们男人看见漂亮温柔的女人就爱么?你是这样么?”张大虎笑着说。  “你们还别说,静香还真的很可爱的。她不仅脸蛋儿好看,身材也特别好,男人见了,都会有几分爱意的,这个不奇怪。”阙东进笑着说。  “还真是。你们看她的脸蛋儿,清秀,静美,眼睛大大的,圆圆的,满眼秋波呀!还有那腰肢,细柳样摇摆,翘臀圆润;那胸脯,哇,简直是艺术品!真是美!难怪那个宇达缠着她。”蒋武奎笑着说。  “蒋武奎!我看你怎么比那个宇达还色?”张大虎吼了蒋武奎一句。  “你们看看,你们看看,张大虎不是爱上了静香,才怪!我说笑几句,他就动真了!大虎呀,你别被情所困呀!”蒋武奎继续笑。  “懒得跟你说。我看你就是一流~氓!”张大虎没好气地说。  “大虎,你是不是真的对静香动心了?如果真是,我们哥们好别跟你争了。”阙东进笑着说。  “东进,你也笑话我?你知道的,我这个人,性子急,好打抱不平,她一个女的,被人欺负,我看不下去,仅此而已!”张大虎严肃地说。  “看看你,开个玩笑,你还真的当真了!好了,不说这个了。我们今天虽然是惩治流~氓,但是,也是违反纪律了。如果被教官知道了,会受到处罚的!大家的嘴都给我严点!”阙东进还是不放心。  “你们说,我们的组织是什么狗屁纪律?我们做好事也不能做!总不能见着好人被坏人欺负,我们都不敢吧!你们说,如果这样,我们学本领干嘛?是不是?”张大虎发着牢骚说。  “大虎,你这话我爱听!还真是,上次我们不就是打死了一个十恶不赦的恶人么?哼,怎么也是违反纪律了?还真的想不明白!”蒋武奎说。  “想不明白关你禁闭,好好思过,就能想明白了。”阙东进笑着说。  “哼!你能明白?”张大虎朝着阙东进“哼”了下。  “不是很明白,我只是想,我们这样,才跟梁山好汉有区别,才能拯救国家吧!你们看,梁山好汉,路见不平就出手,结果怎么样?成不了大事,是不是?”阙东进说。  “我们要真是梁山好汉那样,才爽!”张大虎说。  “东进,你真这样想?我们比梁山好汉还英雄?我们能拯救我们这个国家?”蒋武奎说。  “好了,这个还真不是我们讨论的话题。如果这些话让李主任和教官听见,我们可没有什么好处。”阙东进说。  “东进就是稳重!”张大虎说。  “大虎,东进也不稳重。要不,他怎么会拖你出来?我们谁也他违反纪律多呀!”李剑伟笑着说。  张大虎瞪了李剑伟一眼。  “剑伟,不要老拿那事说。过去的事别老提,知道么?”阙东进看了李剑伟一眼。  “大虎,对不起,我随口说的,没有别的意思。”李剑伟赶紧给张大虎赔不是。  “说说怎么了?没事。东进本来为了我们哥们什么事都担当着。这个谁不知道?”张大虎说。  “你们就贫嘴吧!我不跟你们说了。”阙东进说完,不再说话。  阙东进也没有再听张大虎他们闲聊什么,他想着自己的心思。  阙东进想着今天来的时候碰着那个女人,那个让自己吸~毒的女人!他想,那个女人并没有死,她们为什么要欺骗自己?那个女人究竟是什么身份?她那么厉害的功夫,会是什么人?她为什么故意接近自己,引自己吸~毒呢?为什么用药迷惑自己的意识,带着自己去抢劫?  阙东进越想越觉得事情太复杂了。他隐隐感觉到,这些事,也许都跟自己的藏宝心图有关系。但是,谁还知道自己心里记着一张藏宝图呢?  那次山寨不是毁灭性的么?父母的手下也都战死了,只有自己一个人逃出来了,不应该有谁知道这个秘密呀!这究竟怎么回事?  “你们看看东进,思想开小差了。是不是想着静香了,你们猜猜!”张大虎看着阙东进,笑着说。

“那好!妈是你的,以后由你来煮!”媳妇怒气冲冲地回房。

儿子无奈地轻叹一声,然后对母亲说:“妈,别吃了,我去煮个面给你吃”

“仔,你是不是有话想跟妈说,是就说好了,别憋在心里!”

“妈,公司下个月升我职,我会很忙,至于老婆,她说很想出来工作,所以……”

母亲马上意识到儿子的意思:“仔,不要送妈去老人院。”声音似乎在哀求。

儿子沉默片刻,他是在寻找更好的理由。 

“妈,其实老人院并没有甚么不好?知道老婆一但工作,一定没有时间好好服侍。老人院有吃有住有人服侍照顾,不是比在家里好得多吗?”

“可是,阿财叔他……”

洗了澡,草草吃了一碗方便面,儿子便到书房去。他茫然地伫立于窗前,有些犹豫不决。

“你妈都这么老了,好命的话可以活多几年,为何不趁这几年好好孝顺她呢?树欲静而风不息,子欲养而亲不在啊!”亲戚总是这样劝他。

儿子不敢再想下去,深怕自己真的会改变初衷。

傍晚,太阳收敛起灼热的金光,躲在山后憩息。一间建在郊外山岗的一座贵族老人院。

是的,钱用得越多,儿子才心安理得。当儿子领着母亲步入大厅时,崭新的电视机,42英寸的荧幕正播放着一部喜剧,但观众一点笑声也没有。几个衣着一样,发型一样的老妪歪歪斜斜地坐在发沙上,神情呆滞而落寞。有个老人在自言自语,有个正缓缓弯下腰,想去捡掉在地上的一块饼干吃。

儿子知道母亲喜欢光亮,所以为她选了一间阳光充足的房间。从窗口望出去,树荫下,一片芳草如茵。几名护士推着坐在轮椅的老者在夕阳下散步,四周悄然寂静得令人心酸。纵是夕阳无限好,毕竟已到了黄昏,他心中低低叹息。

“妈,我……我要走了!”母亲只能点头。他走时,母亲频频挥手,她张着没有牙的嘴,苍白干燥的咀唇在嗫嚅着,一副欲语还休的样子。

儿子这才注意到母亲银灰色的头发,深陷的眼窝以及打着细褶的皱脸。母亲,真的老了!

原创 |  阙东进决定要弄清带自己去抢劫的女人的身份,他知道,要弄清那个女人什么来历并不简单,但是,自己如果不弄明白,也许被人卖了都不知道。  “大虎,你自己看上静香了,别说东进好不?”李剑伟笑着说。  “我才不会爱上静香,她只是一个护士,我要爱也是爱上有本事的女人。”张大虎笑着说,他想起了自己佩服的李梦蔓处长。  张大虎早听说了,李梦蔓处长不仅人长得漂亮,摔打,排雷,枪法,样样精通,她能当上处长,可不是靠着色相,而是靠着真本事。  “大虎,你不会爱上了女教官吧?”阙东进被他们的大声说笑打断了思路,他看着张大虎说。  “哥们,你们说说看,几个教官和李处长谁最可爱?”张大虎没有直接回答,反问着大家。  “我看啊!高薇岚最有女人味,很可爱。王雪柳嘛,这个女人长得倒是很端庄,但是太严肃了。你们说,这样的女人,做~爱的时候,有没有情调?我想没有,不可爱。李乐萱嘛,的确很美丽,身材也好,特别是那圆润的翘臀,在她后面看着她走路都爱,但是,停下来转头,看见她的冷脸,所有的激情都会被冰冻了!至于李梦蔓处长,哈哈,级别太高,更不合适,你们想,跟她一起,想上她,是不是要先喊‘报告’?”蒋武奎笑着说。  大家一听,都笑起来。  “我说武奎,你脑子里都想些什么?怎么竟是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你刚才说的四个美女,跟我还有两个共同的不同点,你考虑没有?”阙东进笑了笑。  “什么不同点,说来听听。”张大虎亟不可待地问。  “她们比我们的级别高,这是第一;还有,她们都比我大两岁吧!这两点提醒我们,对她们可别动歪主意哦,要不,会很悲催的!”阙东进看了看张大虎。  “你什么思想?守旧!大两岁怎么了?女大一抱金砖呢!这个女大二,还不是抱宝玉?至于级别,也没什么吧,男女单独一起了,不会像在办公室。再说,亲近了,先喊‘报告’也是很有情调的。”张大虎笑着说。  “看来大虎还真对几个教官有意思了?大虎,说说,你喜欢上谁了?”李剑伟笑看着张大虎。  “我不告诉你们。说真的,你们可别说看着教官们不动心哦!我们的女教官,可是个个都很吸引男人的眼球的!”张大虎笑得很开心。  “我只站在那山顶上欣赏美丽的风光,绝不跳崖采摘那盛开的花朵!”阙东进笑着说。  “东进说得对,只可远远地欣赏,不可以跳崖粉身碎骨呀!大虎,你可要当心!”李剑伟笑着说。  “你们别劝大虎了,我看大虎是愿意采花跳崖的,做鬼也风~流嘛!大虎,是不是?”蒋武奎笑看着张大虎。  “知我者,武奎也!你们说,一个男人,为什么活着?不就是为了自己喜欢的女人么?如果喜欢的女人在身边,都不敢说出来,不敢拥抱,不敢去……调戏一下,你们说,是不是白白地当了一回男人?我才不怕跳崖,只要看见我喜爱的风景里有可爱的鲜花,哪怕是长在断崖上,我也会吊着绳子去采摘!”张大虎自信地说。  “想不到呀!我真想不到肌肉发达的大虎会是一个情种!哈哈,但愿这个情种在断崖上也能散播上种子,让它发芽,长叶,生根,开花,结果吧!”阙东进笑起来。  “大虎,勇气可嘉!痴心可叹!我是自叹不如呀!别说是断崖采花,我跟你说,我知道这花虽然是好看,但是有毒,花儿飘过来我都会躲着,还断崖采花,哼!”李剑伟说。  “剑伟,你这是什么比喻?还有毒了?你说我们的教官们,谁有毒了?不就是冷了点吗?其实,她们内心里不一定冷,有火呢!”张大虎笑着说。  “你们怎么看她们我不管。反正我不会对她们动心,我知道,我也高攀不上,我这个身材,她们不喜欢,我也怕把她们压瘪了!”蒋武奎笑着说。  几个人说笑着回到了集训营。  吃过中饭,大家要午休一会儿,张大虎躺在床上却没办法休息,他想在大家在路上的玩笑儿,想自己心里喜欢李梦蔓主任,却不敢表露出来,自己说的倒是无所谓,但是,别说断崖采花,连多看一眼都害怕!  转眼间又快要毕业了,以后不知道自己被分派到什么地方,能不能见到李处长了都难说了,再不表达心意,以后就没有机会了!  张大虎想到这里,轻手轻脚地翻身下床,出了宿舍,他出门后,想了想,李处长应该不在她的办公室,他朝着李处长的住房走去。  张大虎到了李处长的门前,心跳得很厉害,他举起的手停下来了。不行,不能这样敲门,她问自己有什么事,怎么回答?总不能直接说,自己爱她,控制不住了,来找她吧!这样真的很危险的,跟在断崖上采摘花朵,吊绳在被人用刀子割断一样危险!  张大虎这样想着,身不由己地朝着李处长的办公室走去了,他抱着一个幻想,但愿李处长忙着,在办公室里,这样的话,自己可以随意找个理由,比如说,上次拆弹的事,说自己如何想办法克服困难,然后抓住时机,表露下自己的心机。  张大虎边想边走,到了李梦蔓处长的办公室,他刚举起手想敲门试试,看李处长在不在办公室,听见里面有了说话声,他赶紧停住手。  “薇岚,我说了,我时间会去你的房间,你怎么不听话,非要约我在办公室来亲近,你真的就不能克制自己?”张大虎听见李处长这样说,心里迷惑了。  李处长怎么跟高教官说“亲热”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梦蔓,你说你有多长时间没有去我房间了?你不让我去你房间,你又找借口忙不去我哪里,我想死你了,还不能中午在你的办公室解解渴?”高薇岚的声音柔柔的。  “薇岚,我说多少次了,我们的关系要注意,你说,这个中午,我们这样,万一被人知道,怎么办?”  “梦蔓,我知道你找借口。我知道你对我不感兴趣了,你开始喜欢臭男人了,是不是?你原来跟我就是打发你的寂寞,你根本不爱我,是不是?”高教官的声音里充满了埋怨。  “好了,好了,不说了。薇岚,我也是对你好,我们不能总这样,你以后也要嫁人生子的,是不是?不过,我是真的爱你,来,不许生气了,让我亲你。”李梦蔓的话让张大虎终于明白了,里面的两人女人在干什么。  张大虎没有想到,自己崇拜的女人,竟然会这样!他轻手轻脚地离开了李处长的办公室。  怎么会这样?高教官,平时看她好温和,对我们总是笑眯眯的,她竟然不喜欢男人?骂所有的男人是臭男人!李梦蔓处长,一个美丽的女人,一个有着真本事的女人,竟然跟一个女人恋爱!  怎么会这样?这里的人都怎么了?两个看似开朗的女人竟然是同~性~恋!还有两个女人却冷冰冰的!唯一的男教官却跟闲人一样,不问政治,不关心时事,只顾自己悠闲!  张大虎真的想不明白了!但是,他知道,今天发现的秘密不能说出去!如果说出去了,这里会大乱,也许会给自己带来杀身之祸!自己别花儿的香味都没有闻着却成了花下鬼!  张大虎决定装着什么都不知道,他回到宿舍,轻手轻脚地躺在床上,刚躺下,听见李剑伟轻声问他:“大虎,偷偷摸摸干什么去了?不会真的去断崖上采花去了吧?”  “我去方便了,怕吵醒你们。”张大虎说。  “吵醒什么?你出去的时候,我也没有睡着,我怕吵醒他们,才没说话。”将武奎看了看阙东进的床,轻声说。  “你们都没有睡着?我以为就是我一个人装睡,原来你们跟我一样,都怕吵着哥们睡不好呀!大家都不想睡,我也没有必要装了。”阙东进坐起来笑着说。  “真是奇怪了!大家今天去了市里,竟然都没有睡意?是不是静香美女的原因呀?”蒋武奎笑看着大家。  “自己想着人家,说是大家都想,哈哈!”张大虎故作轻松,他想从刚才的情景中解脱出来。  “武奎,毕业后,你如果留在市里搞地下工作,我看你倒是可以去追求静香的,真的。”李剑伟笑着说。  “得了吧!什么美女能轮到我?看看你们哥们三个,谁不比我讨女人喜欢呀?”蒋武奎笑着说。  “话不能这样说,武奎,你想想,首先,张大虎不喜欢静香,他喜欢跟自己志同道合的,有真本事的女人,这个,可以排除一个情敌了,是不是?”阙东进看着蒋武奎,笑了笑。  “就是,就是。我肯定不会跟你争的。哥们义气嘛!”李剑伟笑着说。  “武奎,这下你放心了吧!我是讲义气的。再说,我对静香真的没有动心。”阙东进笑着说

“妈妈不要丢下我!妈妈不要走!” 最后母亲没有丢下他。

他连忙离开房间,顺手把门关上,不敢回头,深恐那记忆像鬼魅似地追缠而来。

他回到家,妻子与岳母正疯狂的把母亲房里的一切扔个不亦乐乎。身高3英寸的奖杯──那是他小学作文比赛《我的母亲》第1名的胜利品!华英字典──那是母亲整个月省吃省用所买给他的第1份生日礼物!还有母亲临睡前要擦的风湿油,没有他为她擦,带去老人院又有甚么意义呢?

“够了,别再扔了!”儿子怒吼道。

“这么多垃圾,不把它扔掉,怎么放得下我的东西。”岳母没好气地说。

“就是嘛!你赶快把你妈那张烂床给抬出去,我明天要为我妈添张新的!”

一堆童年的照片展现在儿子眼前,那是母亲带他到动物园和游乐园拍的照片。

“这些东西都是我妈的财产,一样也不能丢!”

“你这算什么态度?对我妈这么大声,我要你向我妈道歉!”

“我娶你就要爱你的母亲,你嫁给我就不能爱我的母亲吗?”

雨后的黑夜分外冷寂,街道萧瑟,行人车辆格外稀少。一辆宝马在路上飞驰,频频闯红灯,陷黄格,呼一声又飞驰而过。那辆轿车一路奔往山岗上的那间老人院,停车直奔上楼,推开母亲卧房的门。

他幽灵似地站着,母亲正抚摸着风湿痛的双腿低泣。 她见到儿子手中正拿着那瓶风湿油,显然感到安慰的说:“妈忘了带,幸好你拿来!”他走到母亲身边,跪了下来。

“仔,已经很晚了,妈自己擦就可以了,你明天还要上班,快回去吧!”

他嗫嚅片刻,终于忍不住啜泣道:“妈,对不起,请原谅我!我们回家去吧!”

随着自己愈长大,看着父母亲脸庞从年轻变憔悴,头发从乌丝变白发,动作从迅捷变缓慢,多心疼!


其实父母亲要的真的不多,只是一句随意的问候「爸、妈,你们今天好吗?」随意买的宵夜,煮一顿再普通不过的晚餐,睡前帮他们盖盖被子,天冷帮他们添衣服、戴手套....都能让他们高兴温馨很久。有时,我常在想:我希望我的子女以后如何对我。那现在,我有没有如此对待我的父母?我相信,人是环环相扣的;现在,你如何对待你的父母;以后,你的子女就如何待你。

朋友,人世间最难报的就是父母恩,愿我们都能:以反哺之心奉敬父母,以感恩之心孝顺父母!

原创 |张大虎他们说笑着,却不知道外面有一个女人正在偷听。  这个女人不是别人,而是早想置张大虎于死地的高薇岚教官。张大虎去李处长办公室偷听到她们的秘密,离开的时候,李处长为了安慰高教官,堵住了她的嘴跟她亲起来,没有了说话声,尽管张大虎离开时轻手轻脚,还是被她们两人听见了那轻微的脚步声!  高教官回到了李处长的办公室,李处长看着高教官,问:“薇岚,情况怎么样?”  “我看这个张大虎暂时是不会说出去的。但是,我们必须要他永远开不了口!实弹拆弹训练必须要去掉他了!”高薇岚眼里露出了杀气。  “你打算让他在桌子底下继续拆弹?”  “我有那么傻么?我想,他吃亏了一次,肯定突破了这个心理障碍!我要想想,如何收拾他!”高教官恨恨地说。  “他也许不会说,很快毕业了,我们能不能放他一条生路?毕业后,让他去边远的地方?”李梦蔓看着高薇岚,“你也知道,我们培养一名特工不容易,要花很多代价的!”  “哼!代价?如果他说出去,代价会更大!你不是说了么,我们不能培养出对党国有丝毫危害的特工!”高薇岚眼里凶光更强烈了。  “唉!随你吧,这事我不管了。”李处长叹息了一声。  “你不管我就放心了。梦蔓,我不想你被人说三道四的,我这样做,也是为你,我请你理解我。”高教官说。  “好了。我想靠在椅子上休息会儿,你回你的办公室吧!明天上午,实弹拆弹训练!”李梦蔓说着闭上了眼睛。  王教官看了看李处长,出了她的办公室。  第二天上午八点,学员们接到紧急通知,要进行实弹拆弹训练。  学员们在训练场上集合后,李教官开始给大家训话了。  “同学们,你们大家都知道,我们是肩负着拯救国家的重任,我们以后的工作,随时都会献出自己的生命!我们的训练就跟上战场一样,同样也会流血牺牲!告诉你们,第一届女子特训班,她们在毕业前就有八个人献出了自己年轻的生命!我们这届,也已经有一个学员为了完成任务献出了宝贵的生命!对此,我们感到很悲痛!但是,悲痛要化为力量!这次实弹拆弹训练,生命同样面对着威胁!但是,我们必须要这样!这就要求我们,平时要多流汗,用时才能少流血!好了,我不多说了,现在由各教官出题,她们随意安装好炸弹,学员们必须在三分钟安全拆掉,否则,就有可能丢了自己的命!”李处长很严肃地看了看大家。  实弹拆弹开始了,学员们先抽签,然后按照顺序进行训练,张大虎抽到第六名,他已经不在恐惧在桌子下面拆弹了,他笑着对阙东进几个哥们说:“你们看我抽到六号,六六顺呀,我没事的,你们放心好了。”  “大虎,你注意点,我还是担心高教官让你在桌子下拆弹,你真的不再害怕了?”阙东进关心的问。  “我说没事就没事了!你放心吧!”张大虎高兴地说。  前三名学员拆弹的时候,大家虽然很紧张,但是总算顺利地过关了。  第四名是李乐萱教官的得意门生郑钧,李乐萱教官事先让四个学员拿出了一个大水缸,她装好炸弹后放在了水缸里,将水缸放在了一米多高的桌子上。这个训练有两个难度,一个是站在椅子上,虽然不是很高,但是,如果有恐高的肯定不行,另外,怕水的人肯定也不能顺利地完成拆弹任务。  很多学员为郑钧捏着一把汗,但是,郑钧却显得很轻松。教官一说开始,他就爬上了凳子,他刚定下心来细致观察着,突然响起了一声枪声,子弹在他的耳朵边穿了过去,他吓得一下掉在了地上。  开枪的是郑钧的教官,他看着自己的得意门生,表情严肃。  郑钧看了看自己的教官,从地上爬起来,又爬上了凳子,仔细地观察着水里安装好的炸弹。他找到了可以剪断的线,拿起剪刀,刚要下手,又一声枪声响起,子弹在他的手臂外穿了过去,他的手抖了一下,但是,手中的工具并没有掉下去。  郑钧咬了咬牙,突然伸进水里,剪断了一条线!  “好!刚好要了两分钟!”李乐萱大声说。  掌声响起来。  第五名学员也顺利过关了。轮到张大虎了,他看了看高教官给自己安装在大水缸里的炸弹,嘴角露出了微笑,他想,郑钧虽然是李教官的得意门生,但是,自己比他并不差!  张大虎正在得意的时候,一个学员拿来了一根粗大的绳子,高教官看着张大虎说:“张大虎,过来把绳子拴在身上!”  大家的目光齐刷刷地转到了张大虎的身上。张大虎知道,自己要在空中拆弹了!  没有选择,张大虎心里安慰着自己:没事的,不就是空中拆弹么?自己又没有恐高症,怕什么?  张大虎将绳子套在身子上,让自己静下来,他装出很轻松地样子,脸上带着微笑。  高教官看着张大虎的笑脸,心里说,你这个傻瓜,死期到了还笑!我就让你笑吧!高教官拿着绳子一摔,绳子的一头穿过了上面的一根横树,接着,他用力一拉,张大虎瞬间被吊在了空中。  高教官调好了绳子的高度,捆好绳子,他看见张大虎正看着桌子上水缸,大声说:“张大虎,你要沉着冷静!开始!”  高教官的话音刚落,瞬间静了下来,大家听见炸弹指针的滴答声,连大气都不敢出。李梦蔓主任站在高薇岚的身边,表情严肃,她眼睛死死地盯着张大虎。  张大虎很快集中了注意力,他开始观察水里的炸弹,他一时想不起这种炸弹如何拆除,在脑海里只是似曾相识,他深呼吸了一下,继续观察着,并伸手到水里想仔细地观察。  一声枪响,子弹在张大虎的背上飞过,张大虎的身体一抖,他没有想到,自己被吊在空中,教官还会开枪恐吓,让自己分散注意力。  这一声枪响,差点把学员们吊着的心都打断了。阙东进心里很惊奇,这个训练也太过分了吧!这是训练,难道还真要我们学员的命!  张大虎想到了郑钧在枪弹下拆弹的镇定,他安慰自己,怕什么,是教官开枪,又不是敌人开枪,教官只是吓唬自己,看看自己的心里素质,不会真的打在身上,自己要镇静!  张大虎很快冷静下来,手伸进了水里,开始寻找着剪断那根线才是安全的!  阙东进看了看时间,还有一分钟!他在心里祈祷着,大虎呀,大虎,你摇顺利通过呀!你不是说了六六顺么?你找到了么?  蒋武奎站立不安了,他来回地走着,又不敢喊,也不敢给张大虎鼓劲,他怕分散张大虎的注意力。  李剑伟见蒋武奎表现出烦躁,他握住了蒋武奎的手,轻声说:“你别紧张,要相信大虎,他一定能顺利通过的!”  王雪柳冷冷地看了眼高薇岚教官,瞬间又将目光移向了张大虎。她的目光刚从王教官的身上移开,李乐萱教官的目光又在高教官的身上扫了一下。  张大虎知道大概还有一分钟了,他放心了,找到了线,还怕什么?他的手从水里抽出来,准备动手剪了。  “砰!”一声枪响,子弹从张大虎的手臂上面传过去。这次,大虎的身体没有颤抖,他早有准备了,他知道教官会跟考验郑钧一样再开枪的,他只当是教官为自己放鞭炮庆祝。  张大虎拿着工具伸进水里,“咔嚓”一声,顺利过关了!  可是,就在这时,在张大虎的手还没有抽出来的时候,高薇岚教官的手枪又对准了他!  高教官刚扣扳机,李主任突然一抬手,枪响了,子弹朝着空中打去!李主任恨恨地瞪了一眼高教官。  高教官在瞬间的惊愕后,突然大声说:“张大虎,你真是好样的!”  “好!太棒了!”学员们高兴地叫起来。  阙东进一把将蒋武奎和李剑伟抱过来,眼里的泪水出来了。  王雪柳教官用手擦了擦额头的汗珠,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李乐萱教官冷冷地看了王教官一眼。  王教官将张大虎放下来,帮着他解开了绳子,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着说:“张大虎,我知道你是好样的!你没有辜负我对你期望!好好训练,你会成为一名出色的战士!”  “谢谢高教官的培养!我一定会努力的!”张大虎笑着说。  李主任看了看张大虎,又看了看高教官,没有说话,只是朝着张大虎笑了笑。张大虎一心想着刚才的惊险,没有注意到李主任给自己的微笑。  阙东进他们三个哥们跑过来,抱着了张大虎,一时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我说了没事的,我抽到六号,六六顺嘛!”张大虎看着哥们紧张的样子,笑着说。  高教官看着他们,心里说:“你这个张大虎,还真是六六顺!要不是李主任挡着,我看你怎么顺?我不过是失手而已,大不了来个处分!”

生命不要求我们成为最好的,只要求我们作最大的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