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法网球迷讨论群

女人有心计,才能得到男人的心

智慧女人社交课2021-08-16 13:13:46

第1章

夏夜,大雨凄迷。


逸爵大酒店楼顶天台上,一个男人挟持着一个女人,正缓慢的朝楼体危险边缘退去。


“你们都别过来——”男人在雨中嘶吼着,神色几近疯狂。


苏荞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身后便是无尽的风。


男人急促的喘息吹拂在她的头顶,粗壮的手臂死死勒着她的脖颈,每退后一步,便引来周围一阵阵惊恐的尖叫声。


她知道他们在怕什么,从几百米的高楼掉下去,足可以让人摔得粉身碎骨,血肉模糊。


他们脸上的表情瞬息万变,或同情或怜悯的看着她,那眼神仿佛怎么都不会想到,有一天挚爱的恋人会变成一颗定时炸弹,随时被人引爆。


比起他们的震惊,她却显得尤为平静,不哭不闹。


“他现在很有可能正夫妻恩爱的在国外度蜜月,你就算这样丢了命,对他也根本毫无意义。周伟,听我一句劝,放手吧,他不会为了我来的。”


“你给我闭嘴……闭嘴,他会来的,一定会来的。”


周伟的手臂又加大了力度,愤恨的看向对面,“你们给我退后,快退后,不然我现在就拉着她跳下去!”


几名警察闻言迅速后退,并耐心的安抚着他的情绪,“周伟你冷静点,生意失败大不了重新开始,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活下去就会有希望的。”


周伟摇头,咆哮着,“不可能了,我已经什么都没有了,没有了……你们别再废话,我不想听,快叫秦南城过来,快叫他来啊——”


说着,便又激动的朝后退了一步。


看到人群大变的脸,周伟显得更加兴奋,拖着苏荞继续向后退。


风从后面不断的灌上来,冰冷的一如这个黑的没有尽头的夜,叫人绝望。


苏荞闭上眼睛,认命的等着死亡一步一步的接近她——


“周伟,你千万别冲动……”


话音未落,黑暗的尽头便走来一个男人,路灯昏黄的光线将他的身影拉的修长。


他撑着把黑伞,灯影黯淡,看不清他的脸。


“秦先生,您终于来了——”


众人让开一条通道,让男人走近。


周伟看清来人,笑的癫狂,声音充满复仇的快感。


“秦南城,因为你,我妻离子散一无所有,现在,我也叫你体会一下什么失去妻子和孩子的痛苦。”


男人从烟盒里拿出一根烟叼在嘴里,低头,一手护风,一手聚伞按亮打火机,下一秒,烟雾弥漫,他眸光深深,“苏荞,我不是叫你痛快点,把孩子打了吗?如果你早点打了,也不至于被人抓到这里来,以为能用你们一尸两命来威胁到我!”


周伟的脸色几近疯狂,又接近呆滞,“秦南城,你他妈疯了!”


紧接着周伟又往后迈了一步,这一次,身后再也没有任何退路。


风呼呼的刮在苏荞脸上,很疼,却没有泪。


“还有二十分钟。”


男人又走近了一些,优雅如大提琴的声音在空中缓缓晕开。


“……”


周伟一愣,不解。


男人勾唇一笑,随意的把玩着左手无名指上那枚婚戒,“我说,我的飞机还有二十分钟起飞,如果你们要跳,麻烦快一点,我的时间不多了。”


这时候万籁俱静,只有那深夜沉默的黑暗将所有人包围着。


攸的……


好像有什么东西从高处掉了下来,坠落在苏荞的心里摔得粉碎。


片刻后,又像是谁的手在她的心脏上狠狠地捏了一把,于是那些碎片就全部深深地插进了她的心脏里面。


是痛吗?亦或是痛都已经形容不了。


周伟崩溃,怒吼,“不可能,你怎么可能是这种反应?你在演戏故意让我成为笑话对不对,对,一定是这样,一定是……”


苏荞隔着雨幕看向那张晦暗不明的脸,明知道问题的答案,却还是忍不住问出口。


“秦南城,你……有没有哪怕那么一秒钟爱过我?”


“没有。”


他的回答,干脆利落。


“嗯,周伟你听到了吗?他根本就没有爱过我——”


风声呼啸,然后是身体急速坠落的失重感,整个世界都在天旋地转,然后归于平静。

……

五年后——

云城的夏季连绵多雨,窗玻璃上氤氲模糊的水雾,将本就阴暗的日光,迷离成更加惨淡的颜色。

因为前一晚没睡好,第二天一早苏荞就光荣的迟到了,打完卡屁股还没坐热,就被孙经理叫了过去。

“孙经理,您找我?”

孙经理笑眯眯的点头,伸手指了指他办公桌对面的椅子,“坐下说。”

苏荞第一次单独被经理叫来谈话,显得有些局促不安,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传来。

“秦氏传媒集团你应该听说过吧?”孙经理开门见山的问。

“知道,小林正在跟的那个商业评估案。”她愣了几秒后如实回答。

其实她知道的不仅仅是这些,她还知道秦氏集团如今的掌舵人是秦南城,其领导的秦氏集团被评为云城的商业巨头,新闻覆盖率可以达到整个城市的百分之七十八。


而秦南城本人更是被评为云城近些年难见的商业奇才,站在财富的金字塔顶端,更以手腕杀伐果决运筹帷幄而名扬在外。

可谁又会想到,渺小的她曾与这个传说中如天神一般的男人有过一段五年的婚姻。

“嗯,小林昨天跟我请了假,说是老家出了事一时半会回不来,那么这个商业评估案就由你继续跟进吧!成了以后奖金翻三倍。”

“我?”苏荞惊的惨白了脸,言语间早已方寸大乱,赶紧推辞,“孙经理我不行的,我刚从总部被调回来,根本不熟悉国内的评估市场……”

“哎……先不要急着否定自己,只有把自己放到那个位置上,才知道自己行不行,小苏,我看好你哦。”

言外之意就是她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而她完全没有拒绝的资本。

苏荞知道云城的商业圈有限,也有早晚会跟他公司有接触的心理准备,可是她根本就没想过回国才这么几天就跟他公司有关的工作搭上边啊?

“可是孙经理……”

孙经理见她还要拒绝,便沉下了脸,失去了耐性,“行了,小苏你不要再说了,这件事就这么决定了,出去工作吧。”

苏荞紧咬唇,知道已经没有商量的余地了,只好起身往外走。

第2章

刚走两步,孙经理像是想起什么突然说道,“对了,忘了告诉你,秦氏集团的市场评估部要求外驻公司的评估顾问都要参加他们集团的新进职员面试,也就是说如果想完成这两个月的评估工作,你就要先想着怎么通过秦氏集团的面试。”


听到这,苏荞才有些恍然大悟,为什么小林要突然请那么长时间的假,在云城,谁不知道秦氏集团的面试近乎变态的程度。

她还奇怪,按资历,这种大项目怎么也轮不到她头上。因为大家都知道这种难搞的大项目做好了很可能在评估界一鸣惊人,而相反的,也有可能臭名远扬。

而小林和那些老资历显然都不愿意跟秦氏赌这一把。

她在想,她要不要也像小林一样请个大长假,把这个项目推出去。

显然她并没有小林那么好的命,有个能赚钱的小开老公,所以为了母亲的药费和甜甜的学费,她也只能压下心中的不安硬着头皮往上冲了。

……


  下午。


墙壁上的挂钟时针直指下午五点,苏荞赶紧关了电脑打卡下班。


也许是几年没在云城过夏天了,她竟一时忘了带伞,咬了咬牙只好冒着雨冲出公司大门,赶着去接女儿甜甜。

等她坐着公车摇摇晃晃的赶到幼儿园门口的时候,整个幼儿园只剩下甜甜背着小书包等在保安室里,那样子别提多可怜。

“妈妈……”离得老远,小家伙就看见了她,冲她咯咯直笑。

甜甜很懂事,知道她工作忙,从不会问她为什么晚来,而她也很欣慰,能有甜甜这么贴心的女儿。

苏荞走过去抱起甜甜,并再次向保安大叔道谢。

回国的这些日子,她由于工作忙,再加上要照顾生病的母亲,几乎每天都是第一个和最后一个送接孩子,幸亏每次都有保安大叔的帮忙,不然她又不知道该添多少麻烦了。

回去的路上天空已经放晴,苏荞牵着甜甜的手,慢慢的往公交站走去,听着甜甜声音软糯的说着今天在幼儿园发生的事情。

“妈妈,我今天交到男朋友了哦,而且幼儿园的老师还夸我长得像他爸爸,就是经常上财经版面的大总裁,听说他家里很有钱很有钱很有钱……”

小孩子不懂什么是很有钱,只知道用双手夸张的比划着,再配上她的小表情,别提多滑稽。

苏荞疲累的身体因为女儿的这一系列动作表情而被放空,她弯腰宠溺的刮了刮她小巧的鼻子,好笑的问,“是吗?那他叫什么?”

“秦思远,他叫秦思远。”

苏荞身体一僵,心也跟着不由自主的抽痛了一下。

秦?财经版面的大总裁?

这个城市里姓秦的并不多,而且有钱的姓秦的总裁更不多。

这让她不禁往那个人想去。

可是又怎么可能呢?

甜甜就读的幼儿园就是一个普通的双语幼儿园,而像他那种身份人家的孩子,怎么可能来这儿?

她摇摇头,也许是他给的伤害实在太深了,以至于她听到姓秦的就没由来的很紧张。

其实一切也许只不过是自己想的太多了吧。



……

三天后,秦氏集团大厦。

“首先祝贺你们七位能够参加秦氏传媒的第三轮面试,也是最终的面试。这次的题目很简单,我问你们答就可以了。”

人事部经理赵薇薇板着一张脸,就在大家以为她要开始提问的时候,她立马换了一张脸,朝着四十五度的方向深深的鞠了一躬,恭敬的叫了声,“总裁。”

“嗯——”

被唤作总裁的男人五官轮廓分明而深邃,一身意大利顶级手工西服,同色系的皮鞋。俊美的脸挺拔的身材无一不在张扬着身居高位者的优雅与高贵。

“开始了么?”

赵薇薇立刻摇头,“还没。”然后迅速站到一旁。

秦南城拿过人事资料,目光从上面慵懒扫过,手指随意的翻阅,在翻到第七页的时候身体一僵,指间的动作也跟着明显一顿。

随后漫不经心的问,“各位觉得自己都有什么缺点?”

面试的几个人个个妆容精致,衣着得体,听闻总裁的问话后,非但没人畏缩,反而都能镇静的对答如流。

“职场如赛场,胜与负优与劣天天都有结果,我想我最大的缺点有可能就是不服输,什么事情我都敢于尝试,并且乐于尝试……”

几句话既赞扬了集团的用人品质,又说出了对未来的敬畏,同时还表达了自己的敢拼精神。

就这样从第一位到第六位,每个人都列出了自己的缺点,却又可以轻松的把缺点绕回优点上,一个个回答的可谓滴水不漏。

苏荞完全没想到秦南城会亲自审核面试,较之五年前,他变的似乎太多太多,也更加成熟内敛。

唯一没变的,也许就是那张和当年一样叫人着迷的脸。

本以为再面对时可以做到淡然如水,没想到,她太高估自己了。

苏荞神经紧绷时也不忘劝自己,秦南城是个多余人从不多记一秒的人,五年没见,也许他早就忘记她苏荞姓甚名谁了,没什么好紧张的。

可就在这时,秦南城的眸光似乎淡淡的扫过她的方向,竟令她手心里瞬间布满了细密的汗。

原来五年的时间,他依然对她有那种只要一个眼神便可以将她击的溃不成军的本领。

想逃避,却无处可藏。

她清楚,没有经济收入就等于没有一切,已经走到这一步,想退缩已不能。

“我很懒。”

时间过了很久,位列最后的她才僵硬的往前迈了一步回答。

秦南城抬眸,哦了一声,“除了懒,你还有什么缺点?”

他像在给她机会重新回答,没有预料中的刁难,似乎并没有认出她。

苏荞回答,“执着。”

这算缺点吗?其他的面试者眼观鼻,心照不宣的在心里冷哼,又是一个马屁精。

“那举例看看,你做了什么事能够体现你的执着?”秦南城将手里的资料递还给赵薇薇,似乎终于对她的答案感上了兴趣。

“男人!”

言毕抽气声此起彼伏,就连一向刻薄古板的赵薇薇都变了脸色。

“说下去——”

苏荞无畏的看了一眼秦南城,敛去情绪说道,“我曾经倒追了一个男人五年,并且最终跟他在一起了。”

“那么现在呢?”他问。

“我们分开了!”

苏荞垂眸,她没有练到像他那样炉火纯青的地步,提起过往的事,心里早已波澜四起。

“所以,这就是你的执着。”秦南城只是浅笑。

他薄削的唇一张一翕,带着让这世间诸人自惭形秽的无双颜色,可嗓音却近乎冷冽,字里行间隐隐带着嘲讽之意。

似乎对这个答案并不满意。

随后面无表情的吩咐赵薇薇,“你继续吧。”

秦南城的身影消失后,其他面试者不禁偷笑,让七号自以为聪明,妄想用这种欲擒故纵的烂招数博得总裁的注意,这下踢到铁板了吧。

就连苏荞自己都认为肯定通不过时,她接到了赵薇薇的录用电话。

“苏小姐,请你于明早上午八点准时到秦氏传媒报道,另外总裁让我告诉你:不是每份执着都能代表爱情,尤其是半途而废的执着。”

第3章


他还是跟五年前一样,损人不带脏,却可以轻轻松松的把一个人的所有努力打入地狱,否定全部。

苏荞调整了下呼吸,“那请赵经理转告总裁,年少轻狂是我对那份执着唯一的解释。”

是啊,年少轻狂,她才会不计任何后果的跟在他屁股后面五年,年少轻狂,她才会明知他心里有另一个女人,还是选择飞蛾扑火,情愿做这场感情里身在局中的旁观者。

最后换来的却是他手起刀落的将他们的过往切割的干干净净,如今她更不敢也不会有任何奢望。

过去的已经过去,现在的苏荞已经少了那份心高气傲,敛去锋芒,像芸芸众生一样,过的平庸又俗气。

而今以后,她只希望有个稳定的生活,多多挣钱,让甜甜吃的好一些,让母亲的病能够平稳一些。

她把自己的心包裹的严严实实,其他的,她就当青春里一场荒诞不羁的梦,梦醒既碎,那些梦中的浮华掠影就让它随着时间慢慢淡去吧。

……


第二天,她正式迈入了秦氏传媒的大门,成为了临时的一员。

数据中心评估部。

主管经理丽安娜一身及膝的时尚黑色套装,浓妆红唇,笔直的站在众人面前开着例行早会。

“这个月业绩一直很低迷,难道是我太纵容你们了?迟到早退病假,如果你们只有这样的工作态度,那么对不起,秦氏不会留这样的人才,都在心里掂量掂量,别只管拿工资……”

丽安娜踩着七公分的高跟鞋如履平地般来回走动,激动处,几乎手舞足蹈。

评估部门阴盛阳衰,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如果是二十几个女人,那么工作环境无非每天争名夺利机关算尽。

就更不用说搔首弄姿化妆打扮这些女人必争之处的攀比了。

网络工程部的人曾玩笑似的说,每次来评估部都得被香水胭脂味呛得一周都闻不到东西。

这话六分夸张,四分事实。

苏荞是这里唯一一个外驻借调员工,可想而知,端茶倒水打扫卫生跑腿的杂活,自然而然的就落在她身上。

这不,会刚开完,就被丽安娜派到总经办去取份文件。

总经办设在大厦顶层,与总裁办公室分设在楼层两侧。

苏荞是个方向感极差的人,丽安娜说出了电梯朝东走最里侧的门是总经办。

可她根本分不清楼层的东南西北,她是个出了家门就只能分辨左右的路痴。

走廊上极静,又没有半个人可询问。

乱走不行,回去问丽安娜也不行,苏荞在心里犯了难。

好在这时,走廊的一侧门被打开,走出一位身穿西装的男人,她赶紧上前询问,“请问总……”

男人拿着手里的资料急匆匆的走,根本就没听她问完,随手指了身后的方向。


苏荞如获大赦,“谢谢!”

在非洲梨花木门板上轻轻敲了两下,并没有仔细分辨门板上的字是总经办还是总裁办,推门而入。

“你好,丽经理让我……”

正在签约的几个人不约而同的望向她,其中一道视线凌厉。

苏荞不记得她是怎么退出来的,只知道嘴里一个劲的说着对不起,她怕她打断的是一场天价合约,就算赔上她的一条命,她也赔不起。

最后,丽安娜也被叫了上来。

“苏荞,你是白痴吗?你工作几年了,连这种低级错误都会犯,难道你看不见门板上写的字吗?还是你连中国字都不认识了?”

苏荞窘迫的低着头,这还是她第一次被顶头上司骂的狗血淋头。

却连一点为自己辩解的话都说不出来。

都是因为这该死的方向感,她也很恼。

说话间,走廊尽头几个西装革履的男人突然走出——

走在前头的秦南城单手插兜,目光平视,脚步坚毅,并没有因为走廊多出人而有半分停滞。

后面跟着他的特助叶东行,他微好奇的看了一眼低头的苏荞,疑惑,这个女人好像在哪里见过,似乎是在总裁的手机里。

但他又不是很确定。

丽安娜继续咄咄逼人,并没有因为总裁的出现而有所收敛,“苏荞,是我没有告诉清楚,还是你没有找明白,东南西北都分不清!”

他的身影越走越近,直到平行,然后交错——

苏荞不争气的红了眼眶,为了不让他看到她的懦弱,她将头垂的更低。

即便这样,也能感受到他路过时身上那强大气场。

那一尘不染的黑皮鞋踩在高级绒地毯上,似乎能发出声响,每一下,都似乎踩在她的心上。

五年后,他依然高高在上,而她,为了谋生计,早就低入尘埃。

……

   晚上六点,某咖啡厅里。


“不会吧,你说他没有认出你?好歹也一起睡了五年,他也太无情了。”

咖啡馆里,闺蜜乔烟为她抱不平。

“他的无情你也不是第一次听说。”苏荞耸肩,似乎对他的行为并未放心上。

当年他逼着她打掉肚子里孩子的时候,她就已经不对他抱任何希望了。

这几年,为了养家糊口,她忙的时候连饭都难吃上一口,更别提化妆打扮,她有时都快认不出自己,更何况是阅人无数的他。

且,这中间还隔着五年。

不长不短,却刚好够忘记一个人。

乔烟是苏荞多年的朋友,对她这么多年的感情经历一清二楚,她有时候常想,如果在这世界上再找个像苏荞这么傻这么执着的女人,还能不能找到。

“说真的,如果再给你一次机会,让你事先知道他心里装的是你堂姐,你还会爱上他吗?”

“世上没有如果。”苏荞不想回答。

“我说如果有如果。”乔烟追问。

苏荞素白的手搅拌着咖啡,“谁知道呢,傻劲上来的时候,拦也拦不住。”

这就是苏荞,一条路跑到黑的气人精。

乔烟真想挖开她的脑袋看看里面装的是不是石头,不过又忍住了,谁让她自虐要问。

“对了,你让我帮联系的兼职我联系好了,如果你时间可以的话,这周五就可以上岗。”

苏荞开心笑,“谢啦。”

乔烟刚想扔东西过去埋怨她的客气,苏荞放在桌上的手机却响了。

是母亲董明慧的号,苏荞对着乔烟比出嘘的手势,接起,“小荞,怎么还没回来?不是说好今天见相亲对象吗?”

长按识别二维码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