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法网球迷讨论群

67岁全马3:02!蝉联年龄段全国第一的上海爷叔

跑步故事2020-04-19 02:42:05

在跑友们的印象中,上海这个姚明和刘翔的家乡,似乎是个“马拉松弱省”——没出过什么马拉松高手。


这两年虽然也有几个业余大神跑进2小时27分,但他们全都来自外地,只能算“新上海人”。


土生土长的“阿拉上海宁”,难道就无人能跻身国内一流?


答案是:有!如果分年龄段的话。


此人就是67岁的黄财富,他已经连续两年蝉联65岁以上年龄段全国第一:


  • 2016年苏州太湖马拉松3:05:45



  • 2017年秦皇岛马拉松3:02:41。



今年无锡马拉松,他再次跑出3:02:57的惊人成绩!




鉴于近三年来,该年龄段能进3:05者再无第二人,黄财富其实已经锁定2016至2018年年龄段“三连霸”。


这位上海爷叔究竟是啥来头,为什么马拉松如此“结棍”(上海话“厉害”)?



带着无数问号,上周五笔者跑了一趟虹口区,去拜会这位“花甲大神”。



年轻时嫌长跑太累


在田协“中国马拉松”网站上,能查到的黄财富成绩,最早只有2015年的:总共三个,都是半马。


第二年他才开始涉足全马,而且第二个就跃居年龄段全国第一。


其实这已经是他的马拉松“第二春”: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他也跑过马拉松——作为上海工人队的业余高手;可惜后来因故挂靴,这一停就是整整二十年。


他的人生故事说来话长,咱们还是从头讲起吧。


1950年12月出生、在上海卢湾区长大的黄财富,从小就喜欢体育,尤其是技巧和体操,主要是玩单、双杠。


“玩得还可以,在学校比较出名。”他回忆说。


跑步他也算喜欢,知道自己的速度、耐力都不错,但只是随便跑跑,没参加过学校田径队。


“并没有觉得自己有长跑天赋,没有专门去练,往这方面去发展。因为距离太长就觉得枯燥,不是很有兴趣。”


1968年,黄财富进江南造船厂工作;1971年当兵——上海警备区守备部队,师部在周浦。


1972年警备区开田径运动会,号召大家踊跃报名。他根据自己的特长,报了比较有希望拿名次的400米和800米跑。


结果第一次参赛,他就拿到400米第三名;随后被送到市里集训,备战南京军区的比赛。


“就是这样跟田径挂钩的。”他解释道。


部队的田径运动会,也有5000、10000米这些长跑项目,但黄财富对这些兴味索然:“这么苦的项目,我们不会去参加。跑400、800米就能拿名次,跑25圈干什么?!”


当兵三年后,1974年他退伍回到地方,被分配到位于虹口区广中路600号的上海航空发动机厂,后来就在这里安家。


当时航发厂有一支长跑队,平时主要组织5公里或10公里路跑。


他们见这个新来的小伙子挺能跑,便鼓动他“一起玩玩”。


由于上班之余没有其他事情可做,黄财富答应了——就当锻炼身体吧。


1976年他参加虹口区职工运动会,再夺400米第三名。


他的400米最好成绩是52秒6(每公里配速2:10)。他坦率地指出,这个成绩“也是可以的”,毕竟自己没进过专业队。



37岁才跑马拉松


黄财富进航发厂长跑队才两年不到,队友已经都跑不过他。经人介绍,他又先后加入虹口区长跑队和上海田径俱乐部。


上海田径俱乐部也叫上海工人队,设在位于闸北区的四方锅炉厂内,共有十几个运动员,训练和外出参赛经费由这家国营企业赞助。



他们参加的最重要比赛,就是1981年首次举办的北京国际马拉松。


“当时全国没几个马拉松:每年都有的只有北京、大连和杭州,重庆不是经常办。”黄财富说。


而上海的唯一马拉松赛事,是每年三月的春季选拔赛;前十名可以入围北马。


选拔赛由各区马拉松队参加。当时仅六个区有马拉松队:长宁,杨浦,闸北,普陀,闵行等,因此参赛选手总共才几十个,大家彼此都认识。


比赛在嘉定郊区举行,既没有芯片也不需要封路,只是前面有摩托车开道;每个拐弯处都有裁判指路。


由于虹口区没有马拉松队,1986年黄财富被教练介绍进普陀队。从此他不时过去参加训练,在位于光新路的普陀区工人体育场跑煤渣跑道。


1988年,他在正规训练长跑三年之后,终于迎来人生首马:作为普陀队的一员,参加上海选拔赛。


他跑了2小时48分,第十名。但因为没进集训队,那一年他没有跑北马。



不过,从第二年开始,一直到1995年,黄财富年年都征战北马,一连跑了七届。


当时的北马还不是开放赛事。算上特邀选手,总共只有数百名运动员参加,主要来自各省市代表队或体工队、国家集训队等等,没有大众选手。


各支参赛队提前三天抵京,集中报到、入住运动员村。各省市运动员吃住都在一起,可以互相交流。


比赛日早晨,有大客车送他们到起点工人体育场——当年北马的路线和现在不一样。


据黄财富回忆,上海虽然有体工队和田径队,但最多只跑5000、10000米,并没有以马拉松为主项的。


当年上海选手的最好成绩,是一个进国家集训队高手跑的2小时18分,业余选手的则是2:26(“业余选手能达到这个成绩已经很不容易了”)。


他自己的北马最好成绩是1991年的2:38。一周后转战大连,他又跑出2:35。



这还不是他的PB。1992年杭州马拉松,他以2:32勇夺第四(那一届的前三名都是华人。他记得有个上海体院的拿第二,还有一个来自台湾)。



黄财富“马拉松前传”的最后一场比赛,恰好是第一届上海马拉松:1996年首届东丽杯。


他说那次自己跑崩了,其实成绩不算差:2:51:53,第12名。



让他引以为荣的是,那次自己组织了全场唯一一支企业代表队参赛,而且10名队员都是跑全马的。


他们代表的,是1992年他下海创办的灯具公司。


原来,黄财富工作二十几年、曾为“运十”生产发动机的上海航发厂,后来军转民,不搞发动机了。


为了寻找出路,它成立一家灯具公司,但最终还是竞争不过私人老板。“生产、销售、供应都搞过”的黄财富,只好出来自己创业。


1996年过后他之所以不再跑马拉松,原因之一是做生意忙、没时间,但最主要的原因在于,上海田径俱乐部在那一年解散了。



马拉松第二春


时间快进到18年后。2014年12月,黄财富重新开始长跑训练。


原因很简单:电视上看到的上海马拉松盛况,让他不由得心动技痒:现在跑马拉松的怎么这么多?以前我们也跑马拉松啊!


好在此时的他没有发福,很快就找回感觉;“我身体没胖过——本来就不胖,平时又喜欢体育锻炼、健健身。”


经过将近一年的训练,2015年黄财富重新站上马拉松起跑线,虽然那一年他只跑半程。


令人沮丧的是,他报名上马,居然一次都没中签过!2015年跑半程、2016年跑全程,都是拿别人的名额。


“可能是一来我年龄大了,二来没有(上马系列赛)成绩。”现在他对这个家门口的赛事,已经不报任何希望,反正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重出江湖”之后,黄财富用自己名字跑的第一个半程,是2015年11月的奉贤海湾森林半马,1:28:30。


第一个全程则是2016年5月的首届婺源马拉松,3:48:52。


他解释说,那次自己报的是半程,只是经不住跑友怂恿,才改跑全程:“他们一定要我跑全程,说半程有什么意思?我还没锻炼好,所以后半程跑不动,只能走走跑跑。”


同年12月在苏州,他用自己的名字完成第一场全马,3小时05分,年龄段第一。


2017年3月无锡马拉松,他将新PB提高到3:02:46。



6月在海拔上千米的兰州,他也跑出3:15:59的不俗成绩。



近两年他的最好成绩都是3:02,分别创造于去年秦皇岛和今年无锡。这些甚至超过下面一个年龄段(60至64岁)2014至2016年的最好成绩。




今年锡马被不少人抱怨天热,黄财富却认为那天还算比较凉快,远没有今年秦皇岛热。



秦马迟至8点才发枪,此时已是炎阳高照。以3:07跑完后,他身上晒出清晰的马甲线。


他坦承自己后半程都会掉速:前半程大多在1小时30分左右,而后半程要慢几分钟;30公里后配速明显下降,尽管也不是跑崩。


对此现象,他的如下分析颇有道理:


“哪怕我前半程放慢一点,后半程也追不回来。马拉松说到底,就是个节奏问题:怎么把你的节奏控制好?


节奏跑出来了,很舒服。节奏跑不出来,前面再慢也没用。因为3小时以后,你就没有体力了。你想后面追回来?追不回来的!


对我们来说,比赛就是检验你前一段时间的训练。你训练得好,比赛肯定好;训练不好,想比赛超水平发挥?想都不要想!


因为你不是小青年了。年轻人可以拼体力;年纪大的人,平时没练就不行。不能拼,只能慢慢把节奏跑出来。”




一周六练,跑量上百


黄财富目前月跑量达到400公里:每周100公里,6堂训练课,一天休息。


他每天早上跑一个半小时至两小时不到,早晨4点半就出门;主要在家附近的马路,一圈6.2公里;每次至少跑3圈,18.6公里。


他的训练方法还是按当年那一套,当然配速要慢一些;“以前教练带我们,也是这么练的;感觉这一套比较适合自己。”


周一

休息。


周二

节奏跑1.5小时,平均配速4分半——比比赛配速稍慢。前两三公里4:40到4:50,逐渐加快到4:30至4:2x。距离18到20公里。


周三

放松跑1.5小时,配速4:50左右,不慢过5分;距离18公里。


周四

场地课,在上海大学体育场。热身三四公里后,两种方式隔周轮换:

一)1公里间歇8到10个,平均配速3:50左右;先快跑两圈半,剩下半圈200米慢跑3分钟。


每个1公里不慢过4分。“如果今天状态不好,超过4分钟,后面就不跑了。”


二)5-4-3-2-1公里倒金字塔,配速分别为4:20,4:10,4:00,3:50和3:40,间歇也是3分钟。


周五

放松跑,速度可能比周三更慢一点,比如5分到5:10,12到15公里。


周六

长距离,25公里打底,如果有比赛再加量;没有比赛也要坚持,最多不超过30公里。主要练有氧耐力,地点是马路或大宁灵石公园。


5分左右配速起步,渐快到4:40至4:50,有五六公里可能达到4:30。


周日

放松跑,1.5小时15公里左右。


遇上下雨、高温或者雾霾天,他就在家里练跑步机,也是1个半小时打底。


黄财富说自己没有GPS手表,跑步时只戴一个电子秒表:“我又不要看心率什么的。这些东西对我来说没意义。”


复出后他受过一次伤:去年7月跟黑子训练营几个年轻人上强度课,跑5个1600米。


由于强度太大——每个跑到5分25秒,平均一圈1分20秒,导致他小腿肌肉拉伤,调整了三四个月,北马也不得不放弃。



“到现在还没完全好。如果运动量大一点,还会有点肌肉酸胀。要完全好,只能彻底停下来,不要练了。


“像我们现在这种年龄,如果彻底停下来,再要恢复,就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他感叹自己年纪大了,受伤后恢复比较慢;以前像这种小伤病,最多两三个星期就可以调整过来。


当年的他最多只是有些小伤痛:“我接触这个行当时已经不是小青年,内脏、肌肉等各方面已经成熟,不会受伤。”



宝刀不老的秘诀


年过花甲的黄财富,看上去身材相当结实精壮。他说这都是以前留下来的底子:


“现在只跑步,别的都不练了。年轻时为了提高成绩,还要练核心力量。现在还追求什么成绩?老年人了,能跑跑步、保持这个状态,已经很了不起了!”



在他看来,老年人的锻炼方式主要就两种:要么健身,要么长跑。自己如果不练长跑,或许会去练练健身。


“每天一个半小时,可以了,还练什么力量?!还想再跑到年轻时的成绩?不可能,办不到的事情。以前我们那么多跑马拉松的,谁还在跑,谁还能跑到这个成绩?都跑不到。”


的确如此。黄财富的手机微信上,有一个“老克勒马拉松群”,成员总共33人,都是1980年代的老跑友。


如今只剩两个人还在跑马拉松(另外那位成绩在3:20左右,当年也比他慢),其他人都不跑了,最多当当顾问或教练,带带学生。


分析自己能保持良好状态的原因,他总结如下:


首先,可能是自己对体育爱好比较广泛,练过力量、肌肉,什么都玩过,各方面的基础都比较好。


“我在航发厂练健身也是出了名的:杠铃、深蹲……我在厂里的专职消防队当了两年队长,带一帮都是部队里回来的人,每天吃饱了就练身体。”


其次,自己在这方面也许不无天赋。1992年他跑出2:32的PB时,已经是42岁“高龄”;假如起步早,十八九岁就练马拉松的话,说不定成绩还可以更好。


他还提起一桩轶事:


“1991年我在北马跑2:38的时候,教练告诉我:老黄,我查过资料了,上海40岁以上的,没人进过2小时40分;你是第一个。你厉害!


我们一起去北京的10个运动员,另外9个都是二十几岁的小青年,只有我一个41岁。他们都叫我老黄。


当时在上海马拉松界,说起老黄大家都知道:哦,虹口区的老黄。他妈的,41岁还跑那么好!


现在他们也觉得我了不起,六十多岁了,还能跑这个成绩。他们都很惊讶:你厉害!”



第三,他不抽烟,不贪杯(酒虽然每天都喝,但量不大);饮食上注意营养搭配,多吃牛肉、蔬菜等有营养的食物。


最后,应该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是他日复一日的科学、自律训练。这一点是笔者替他总结的。


他说如今自己圈子里的朋友都是跑步的,一起交流时无非也是聊跑步——训练计划、比赛安排等等,过得很充实。


“现在把跑步当成自己的工作一样,训练比以前还要自觉。以前能偷懒就偷懒,被教练逼着才不得不完成;教练不盯,就少跑一点。”黄财富感慨道。


“现在反而积极得不得了,每天都要完成训练计划。上午没完成,下午就抽时间补上。训练更自觉,更有保证。”



他也听说73岁还能进三、85岁进四的加拿大耄耋高手埃德·惠洛克(Ed Whitlock,已于去年去世),称赞他“很厉害”。


至于自己的状态能保持多久,他说:“我没想过。争取连续三年拿年度年龄段第一,就可以了,也算为我们上海跑友争个光。”



马拉松跑4小时有啥意思?


在65至69岁年龄段,还有一个叫关景学的高手,2014年在北马跑过3:02:31的好成绩。




据黄财富所知,此人只比自己大几个月:“去年我去秦皇岛,也是因为北京一个跑友跟我说,我们北京有一个关景学,跟你差不多,是65岁以上国内第一,人家都采访他。老黄,你跟他去同台搞一下。”


黄财富也想和对方比试比试,于是就去了。不过两人并没有较量一番的机会:去年关景学跑了3:14:26,年龄段第四;今年更是掉到3:32:06,一开始就跟不上。


辽宁还有一个六旬高手孟广勤,2014秦马3:07:24。


“年轻时我们就一起比赛。那个时候他跑得好啊,年龄段全国最快,能跑到2:24还是2:26,比我好多了。”黄财富说。


老将们之所以扎堆跑秦马,因为它是全国锦标赛各站中唯一分年龄组奖励的:9个组各取前三名,第一名都是3000元,一直到第32名都有奖金。



65岁以上年龄组(K组)是最后一个。黄财富说自己顶多再跑两年;当然如果状态好,还可以参与K组角逐。



两年前,他加入上海知名跑团黑子训练营,主要是因为黑营除跑步以外,还会组织各种活动,例如到外地拉练、聚餐等等,有很多大家在一起交流的机会。


“我觉得这个不错:丰富大家的业余生活,正适合我们这种年龄的。单纯的跑步太单调了。”


另外,黑营的训练、活动都很有计划,年初就公布出来,方便大家提前安排。


至于一年要跑几个马拉松,黄财富对自己没有硬性要求,只是想趁现在还能跑,没去过的地方都去跑一下,旅游加跑步。



虽说如此,他对马拉松更看重的是质,而不是量。以下是他的独到见解:


“有些人一年要跑多少个马拉松,拿多少个牌牌。我不是这样的。我跑一次,就要把这次跑好。


如果今天状态不好,我就不跑。不要说6小时完赛,就是4小时,我都感觉没意思,就不会去跑。跑4小时有什么意思啊?对我来说没意义。


跑一次就一次。每一个都认真准备。要么不参加比赛,参加了我肯定会认真跑。


他们说,你是个严肃跑者。我说每个人理念都不一样,有的人追求六大满贯,不管成绩多少,只要把六大满贯跑一圈。


每个人的玩法都不一样。他们是玩马拉松,我们是跑马拉松。六大满贯我没想过,感觉没啥意思,国内跑跑就好——没去过的地方,顺便去玩一下。”




笔者点评


虽然黄财富的“全国第一”要加定语,但对于绝大多数普通跑者来说,他“跑得长久又跑得快”的经验更加宝贵,更有借鉴价值。


也许有人会说,他67岁能跑3:02,是因为以前就有2:32的水平。


笔者只想提醒一句:当初跑得比他快的人多了去了,为什么现在没人跑得过他?他们当中今天还跑得动的,恐怕也没几个吧?


另外,谁敢肯定自己到了他的年龄,成绩还能只比巅峰期慢30分钟?


今年恰逢黄财富首马30周年。尽管已经年近古稀,其实百年人生,他才走完三分之二。衷心祝愿这位“中国版惠洛克”可以一直跑下去,长期雄踞全国第一。